-[余珞·红野文集]-《知识界》

科学化之民主精神

余珞·红野

一部人类的文明历史,开始于人种和民族起源、迁徙、分化,文化和技术的起源、传播、演变;然而,人类始终是同一个物种,马与驴杂交而生的骡是不可育的,还人种之间是完全可以繁殖、生育。以苏美尔文明 起源为界,人类历史,基本上可划分为体质人类学(生物学)、文化人类学(历史学)两个部分。儒家传统是史学研究的传统,“以史为鉴”探讨文明的兴衰规律,探索人的社会行为与国家兴亡的关系;因此,儒家形成了一种伦理、规范传统和建立了“士”(学者)的一个知识群体。当人类进入全球化以来,世界文明兴衰、人伦道德、知识社会的探索,也应该有儒家来加以分析研究了。

人类文明史,A)、公元约1500BC到2500BC以前,以艺术发展为特征;B)、公元约1500BC到约500BC,摩西一神教发展时期;C)、公元约500BC到500AD,东、西方哲学发展及 融合了一些袄教的概念;D)、公元约500AD到1500AD,佛教、基督教、回教三大宗教时期,欧洲、中国的一个显著区别,体现于以权力控制了基督教,信仰的保存转移到修道院的僧侣,或以儒家规范了政治,伦理的学问在书院里传授;E)、公元1500AD到目前,科学、民主、工业的诞生与全球化,巴哈伊教成为了联合国的精神。第A、B期是宗教和艺术时期,一神教是人类精神的第一次巨大革命,结束了“神”的“兽”或“人”的具像化时代。第E期是科学、现代艺术的工业化时期,科学方法是人类精神的第二次巨大革命,导致了从地球飞向太阳系的时代。工业文明的形成过程为:一 、复兴欧洲第C期的文化,二、学习中国第D期文明,三、科学、人本等模式的综合创新。

中国的现代化与世界化,经历了:A)、清朝到辛亥革命、1949年民族独立,孙中山的思想来源有儒家、基督教、巴哈伊教和医学、工业化等几方面;B)、建国到1976AD文革结束,一个客观方面是世界封闭中国,形成了传统与外来文化的一个断层,导致了造神运动;C)、中美建交到港奥回归,改革开放,中国与苏联、美国、印度关系改善;D)、和谐社会建构与精神独立、民族统一,传统文化的复兴时期。改革开放,就是经济的建设、科学的发展;和谐社会,就是道德的教育、民主的发展。科学与和谐,就是对文革“白 卷”路线、阶级斗争的彻底否定。

一千多年的中国封建社会,社会(政治)体制、知识(文化、哲学和技艺)结构、工商(作坊)经济的资本主义已经萌芽,尤其体现在文化学科门类的精细化、知识分类(比如地质、生物)的合理化。科学、工业模式没有诞生在中国,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乱费了许多知识分子的精力。实际上,欧洲近代文化是希腊哲学、几何等理论与中国实践成果的结合;因而,发展起来一个新的科学范式或系统结构,就不再是原始的希腊传统文化,也不再是中国的文化要素、原型了。如果,将文化不同门类的概念、术语混杂在一起,历时性、平行性、分歧性的条理不加以分析,那么,无论是中国古代的或是西方现代的知识,一样都会是一片混乱。近代科学的方法是新的规范,还亚里士多德、公孙龙的形式逻辑只是概念分析,原子论、周易学只是粒子、弦线等单元的模型建构,原子论与阴阳五行不就一样使用了水、火等概念吗?

科学的精神,起源于追求真理的精神,一批科学家,比如卡文迪许、孟德尔等,科学研究是他们探索知识的爱好,动机是纯洁、完全非功利的;因此,极大地发挥了人的创造天性。当科学的发展带来了经济、军事的利益时,各种欲望也就渗透进来了,一个科学界本身就是一个社会,还这个社会的扩展,带来了科技的国家化、全球化,军事的力量、经济的水准也就体现为科技的实力(J.D.贝尔纳《科学的社会功能》),比如美国杜邦、福特、IBM等大型公司就是在二战中的贸易崛起。科学向自然、社会、精神领域的研究发展,社会管理、心理咨询等也就走向了科技化。

思想、信仰、言论自由的时代,为什么要反对道家-儒家呢?科学中的民主,民主中的科学,是一种太极图的和谐,还知识社会,包括宗教、科技、文艺界是一个社会文明化的表率。道德是社会的一个根本,信仰平等是民主的基础。希腊化(新约)的基督教,禅宗(静心方法)化的儒家,彼此都已蕴含了印度-希腊、犹太-华夏的人类精神要素。从欧洲到北美,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融汇,远还没有完成。民主思想,早就存在于东、西方哲学家(“先知”)的“仁爱”理想中,真正地实现则是一个体制化、科学化的过程,还种族歧视、自我歧视(包括民族和文化)却不是民主精神。

“有限竞争”原则,通过思想辩论、党派选举(平行竞争)来实现,国家的政体化(立宪法)、仁政化(举贤才)就是一个去阶级化过程。柏拉图、斯巴达的思想影响了东、西欧洲,无论民主或专制政体,几乎都基於贵族与平民的类种姓阶层化;但是,儒家的仁政、德治思想,导致了贵族与平民可转换(上下疏通)的去阶级化。新闻舆论、金融贸易、产业技术的相互牵制,使大众化、民主化时代到来了;因此,民主的一些要素、原型,尽管早已存在,显然具体民主实现是一个社会结构的科学化。文官制(杨焕英《孔子思想在国外的传播与影响》)是政体和军队稳定、疏导的国家化机制,还政务制是一个竞争、辩论的机制。社会的结构化,吸收了中国一千多年封建文明礼制化的实践,还比较完善地形成于科技文明的时代。

《圣经》宗教的“两鱼五饼”、“羊(儒雅)与四活物”与《四书五经》哲学的阴阳、五行等数学模型,真“龙”(“人/鱼”-华夏、“狮”-犹太、“牛/蛇”-印度、“鹰”-希腊)与“天”子等概念,反映了一种类同、同源(同形全息)的人类精神。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西方文化的传播,两者的继续交流,带来的将是中华民族的高科技文明。灌输、背诵式教育,导致了表面与实际、物体与精神、词语与意思的分辨不清,比如,《圣经》象征、精神(spirit)的概念与基督教替换的理论、形像的概念区别。“蛇”是一种象征,即最阴险的权、利等情欲,还“天(神)子”的“道”(word)是正义、真理、仁道等知识理智,“妇、子”可能象征蕴育一种和谐、仁爱(儒家和基督教)的全球文明。“创世纪”、“启示录”关于洪水的数字正吻合了始自埃及的一千多年(1260AD)修道院、鸦片战争到苏联解体(1840AD-1990AD)的历史,还有关假“龙”(“蛇”)与“兽”也是精神的概念,可能象征外来的三种精神危机(社会斗争、掠夺经济、种姓信仰的幽灵)。

人与自然、社会、机器的“天人合一”、“和为贵”等和谐的精神,“有限消费”、“有限竟争”等法则,将带来地球的生态平衡、人类和平的进展。一个国家的司法、警察等执法部门,就象一个人体的免疫系统,应该以教育规范、法律条例进行严格的纪律、道德约束。 一个国际化的军队,更应该在遵循联合国安理会的有效法律、规范之下操作。 科学化产生的民主精神,在欧洲(意大利、西班牙和法、英、德国等)形成,而将在太平洋(俄、美、印度和中国、澳洲)成熟。“大同世界”的降临,依赖于一个完善化、科学化的全球机构、体制的建设。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研究,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