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知识界》

中华文化复兴之必要

余珞·红野

人类文明的整个历史,可以简单到一种阐述,那就是太阳系中一颗地球上生命的自我认识、发展过程,一个物种的人类,一种起源、迁徙、分化(等位基因的种内适应性变异)、融合的历史。一个地球,所有生命的起源和发展,构成一棵相互联系、依存的“生态树”(生态圈),介于人类与星球之间,成为人类文明赖以生存、发展的界面。整个生物“进化树”(生命或文化树)相关联 的化石(或文物)等,相同或相似基因(或符号)不一定是直系进化,还可能是同一分枝点的旁系分枝(见《结构论》)。

任何一个星系,都有一个演变、消亡的过程,地球生命对永生的追求,通过机器的发明,还将来可能迁徙到其他星球(见《论精神》)。一切知识起源于分类、类比。面对奇花异草,面对千孔百面,面对万国风俗,从相同与相异的联想,人开始了思维。从天地与人体、生灵关系的认识,诞生了人类的图腾、巫术、传说等原始文化,还人的自然、社会、精神特征,随着认识的发展,导致了各门类的知识。

宗教、伦理、政治、医学、农牧、文艺、体育、军事等等,不同的科目形成的是不同的方法、技术、思维、规范和体系等;因此,一切思维、研究的起点是对比、分析和归类,对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如此。如果,对概念不加分析,对思想不加理解,将一切不同领域、不同门类的辞藻堆积在一起,只能是无的放矢、指鹿为马。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使用了不同的语言,如何将东、西方文字和符号对应起来,这就是一个首要的问题。

对于中国哲学,张岱年作了开拓性的分类,比如按西方哲学的“宇宙观”、“人性观”、“知识观”进行了整理(《中国哲学史大纲》)。余珞·红野对诸子百家的社会规范、精神情操、自然理论等方面探讨,重新进行分解、分类、整理;因此,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各门目分别归类为:一)、伦理、社会知识类, 比如儒家、法家、经学等;二)、美学、心理知识类,比如禅宗、书画、诗词等;三)、逻辑、自然知识类,比如名家、地学(《山海经》等)、医学(及气功)、方术等。《结构论》是对东、西方逻辑学、自然哲学探索,《精神论》是对东、西方美学、精神信仰的探索,还《论社会》是对东、西方伦理、社会思想的探讨, 作者的意图是为了中华文化的复兴抛砖引玉。

对人类整体的文化,也必须进行一个对比、分析、分解、归类的研究,比如,将希腊、罗马文化、哲学等从犹太、基督教等分离开来,然后,一个一个因素进行探索。对于近现代欧洲、西方文明模式的形成,也必须将欧洲文化、基督教、希腊传统与东方技艺、思想、体制等因素一一分解出来,然后,才能清楚那些来自希腊,哪些来自中国,哪些来自印度,哪些来自犹太教,哪些来自基督教,哪些来自北欧,哪些来自重新创造。中国漫长的历史演变,也同样经历了一个本土与外来的文化交流过程,因此,也有必要分解出每一个要素,分清哪些来自儒家、道家等,哪些来自波斯或印度等,哪些来自个人、集团的权术等,而且,必须分清哪些因素影响了社会、科技、文艺、政治的进步,哪些导致了社会落后、腐朽的垃圾等。

“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一种笼统的、不加具体分析的、混杂的评论,无论何种思想体系、一本著作、一个规范、一套制度等,没有历史地分析,也没有现实价值的分析,那么就不是一种学问研究的精神。类如,既然已知,李约瑟说,现代的蒸汽机等于中国的水排加风箱,为何不对传统文化再来一个“水排加风箱”的创新呢?不是中国文化无用,也不是中国人思维有问题,还是一种祖先创造文明的“精神”迷失了。

欧洲近代科技文明的诞生,经历了几百年的演变历史,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德国的宗教改革、法国的人文主义、英国的工业革命,从商业、贸易、航海的丝绸之路开始了席卷欧洲的文明复兴与创造。文艺复兴,一次文明“精神”的复活,崛起的回教文明中 的希腊、罗马和基督教成分,使欧洲人猛醒了。中世纪的黑暗,来自于“哲学王”、《理想国》取代了基督教信仰,希腊一些哲学(盖伦、亚里士多德等)成为了信仰的教条 和权利化,从而失去了创造文化的“精神”。

基督教与儒家的共同思想出发点是:一)、敬畏上帝/“天”(一样是人格化的概念);二)、爱人如己(仁爱);三)、“教会(圣父、圣母、圣子)”-“国”(教皇)同构 ,“家(父、母、子)”-“国”(“天子”)同构;四)、圣灵(真理)/“道”。基督教与儒家不同的分歧方向是:一)、基督教偏重于“爱上帝”,还儒家为“仁爱”;二)、基督教偏重于“宗教”和“赶鬼驱邪”,还儒家为“教育”和“敬鬼神远之”;三)、基督教的《圣经》、希腊 哲学(“前科学”-宗教合一)、罗马政治整合,还儒家伦理(“类宗教”-政治分立)、道家(医学、逻辑等)、佛教(心学)分离等。

基督新教改革,就是将政治、宗教、科学(自然哲学)分离开来。文艺复兴,就是回归到希腊自然主义、征服探险的思辩和艺术精神,就是印刷、普及基督教的《圣经》。近代科学、民主、艺术的创新,就是将西方僧侣(修道院)、思辩(几何、理念、分析)的传统与东方工匠(作坊)、实践(观察、比类、直觉)的传统结合起来,就是将欧洲的法律、辩论(政务)传统与东方的礼制、考核(文官)等传统结合起来,等等。

一个新的范式-科学,传播到整个社会的文化、经济、政治的各个方面,还从物理科学向生命科学的发展,又导致了社会的机械模式向有机体模式转换,中国文化的优势就在于后者;因此,一次中华文化复兴的机会 就将到来了。近代工业文明的诞生,相当于清朝的同时期,地理位置- 大西洋北海沿岸,很明显地反映了一个文化交流的现象。希腊-罗马、犹太文化,已经完全融汇到了西方文明之中;因此,东方文化的发掘,对全人类的贡献,需要中国人去继续完成。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研究,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