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知识界 》

当今知识界之责任

余珞·红野

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始自孔子办学兴“士”,从孔子到孙中山,一直由同一个传统延续了下来。梁启超是一个承前起后的人物,一是发扬了儒家“士”的精神,一是启蒙了西方的思想。儒家的传统是一种 以伦理道德为本源的治学、修心、为人的知识分子传统。从历史上的拜火教、佛教、景教、犹太教、回教等传入中国的汉化,一直到孙中山的基督教、梁漱冥的佛教,一条主线始终是儒家的精神。唯一一次儒家真正的危机是文化大革命,还改革开放后,中国又开始回归到儒家的传统。

那么,原因何在?其实,简单到了一个点,就是人人都是人,人人需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随心所欲,不逾规。”,还儒家一切伦理就是从这一点展开的。无论何种宗教、何种法律,都不能离开人与人之间的一个伦理原则。西方,几千年的文明,也始终离不开一个社会的伦理规范,简单到一个点,宇宙间一切任何事物,“没有规矩,成不了方圆”。当人们仔细考察基督教与儒家经典文化时, 发现一系列相通、相同或相似的概念、原则、原理、规范,乃至礼仪、禁忌、祭祀、符号等。

一个文明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关系集合;因此,必须有经济、政治、精神的活动,个人心理通过逻辑、伦理、美学的三方面相连接,从而产生了一切科技、宗教、文艺的形态。一个人有躯体、心灵的人际关系,前者是物质、欲望等的需求 -集中体现于情欲,后者是精神、理智等的需求 -集中体现为知识。人的灵-肉需求,即是相互依赖,又是相互对立,因此,形成了整个人类文明化的历史。

人类社会形态,自古至今,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东亚、中东、西欧三个典型。中东产生了约二千年的艺术和宗教文化,然后是一次横跨希腊、波斯(犹太教)、印度(佛教)、华夏的经典文化诞生,约二千年农业文明、资本主义(文化、技艺、体制等)萌芽(东方)后才诞生了科学、工业、民主模式(西方)的现代文明。从宗教改革到鸦片战争、甲午战争,西方文明彻底超越了一直领先于世界的中国封建文明,震醒了中国知识分子(“儒士”),开始了探索西方的文化。由于欧洲的内部分裂而又统一, 科学、艺术和经济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化,哲学思想发生了新的变革、演化;因此,在中国也就反映出了不同的思想流派。

知识分子,代表进行文化、教育、科学、艺术、宗教、新闻等知识、技术、精神性的研究、传播的一个群体。因此,根据其从事的专业性,就有显著不同的特征。科学家、技术家等基本上只是从事一个自己专业性的工作,通过发现、发明来实际上影响社会,有其自己的专业化群体,还文艺、宗教、哲学及社会科学等,则直接影响一个政治、社会的行为等。然而,当科学、技术、工业等,也成为了一个社会的时刻,对这个社团的探索就成为了社会科学家、宗教家、哲学家、文学家的一个不容易理解的社会。

一个科学专业的方法、规范、体制、知识,不是一个专家,就不能真正理解,还如果不是一个社会学者,又不容易揭示一个科学的社会问题,科学的专业分工越来越细,一个领域也很难明白一个旁边实验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一个门外人谈论起科学来,一些很幼稚、肤浅的概念堆积现象泛滥,还专业科学家又不值得去阅读非专业、大众性刊物的文章,因此,带来的是社会的一些思想性混乱。同样,在宗教、哲学等领域,也是书籍堆积如山、门类其多,一个没有进行仔细研究、考察的领域,如果以某个名气或权威,不是以道德负责任的精神,对不甚了解的领域进行论断;那么,就象亚里士多德不去数自己老婆的牙齿,却断定女人 的牙齿数目不同一样。

知识分子,尤其大众、公共新闻和舆论对社会的影响,一个真实性、良知性、客观性精神是很重要的,因此,儒家“士”的道德、伦理和社会责任,其实也就是一切新闻、记者、编辑等专业学科所训练的内容,在西方社会,已经非常规范化了。一个知识分子群体的形像、素质、水平,是对一个社会文明化水平的一种反映。

自从五西运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一条走的是救国图强的政治、军事、社会、文学、宗教等路径,一条是工程、技艺、科学、哲学、工商等路径;但在面对西方文化与传统文化,始终还没有在认识上解决问题,可能一个关键是没有进行具体的分类化比较,还分类却是科学的起点。西方现代文明的建立,一是复兴传统的文化,二是对各个概念的精细化分析,三是建立起新的范式 ,四是新范式的传播渗透。

从康有为到孙中山,从陈独秀到毛泽东,书院、大学的思想传播是一个前提,思想的重新创造是基础,实践的言行导致社会形态的建立。成功地领导一个社会的人,似乎都是有头脑、有思想、有信仰的人;但不是哲学王,当哲学王成为君王时,权利就代替了思想和信仰(中世纪和文革)。知识分子是文化的创造和传播者,因而是社会、文明模式的真正创建者。从知识分子,对待东、西方文明及整个人类历史的看法和处理上,可以分为几种类型 :一种是改良派,一种是革命派,一种是保守派,一种是综合派。

从伯兰特·罗素到卡尔·波普尔,一直探索一个社会的知识分子责任问题,也一直探索精神、学术的自由对一个社会文明发展的重要性问题。欧洲文艺复兴以来,从精神、社会、自然三方面,非常深刻、精细地分析了西方文明的宗教、政治、科学等问题,中国文化的复兴是完全有必要,而且,也必须以西方知识分子的精神学习外来文化、技术、思想的同时,充分分析、研究、探索传统文化、技艺、体制、思想的各个层面,还不应只是堆积词汇,不甚理解,不加消化,套用贯常的论调。

一个科学的精神,就是一个系统、细致、规范、客观的探索精神,社会科学,乃至法律、宗教、历史、艺术等也可以进行严格的科学化研究,这一点西方思想家已经作了非常精辟的论证;但是,一个庞大的文化研究任务,是需要一大批知识分子去探索、整理,那将真正带来一个中华文明复兴和创造性的时代。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研究,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