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智略》
六、决胜于千里之外

余珞·红野

一个解决的办法是将《圣经》、《四书五经》从封建社会的一切文化、制度中分离出来,搬上大、中、小学的课堂,还不是被人利用偷栋换梁、移花接木。延续人类 自古以来的精神“道统”,重新融合上工业革命以来的科学、民主的范式“精神”,抛弃文明历史上产生的垃圾,一个和平与发展的太空文明时代才可能真正到来。

只有充分地认识了民族及其文化的历史演变,一个即迁徙又变化,既分化又融汇,既独立又统一的动态过程,彻底抛弃一切“种姓”主义的思想,人类才能进入一个真正的大同世界。如果只想一切办法去论辩自己的优越或悠久、别人的劣等或落后,还不顾历史上本土、传统与外来、传播的民族、文化双重融合的事实 -就摆在历史资讯里,那么民族、信仰、文化的偏见,就仍然使人类迷失了“真理”的道路。

技术经济的迅速发展,一切科学的发明创造,被用来满足人的一切欲望。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节,最后一个人就变成了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还社会的财富越来越集中到少数财团手里。一切文化、科学、宗教、艺术的创造,来自对知识和真理的追求,却反被异化成了欲望(“蛇”)利用的工具、被奴役的对象。人类对和平、幸福、永生的追求,又反过来异化成了进行暴力、掠夺、毁灭 的武器。

每当一切矛盾激发,社会问题成堆,还不能自己解决的时候,历史上,往往就采取了周期性震荡,灾难、瘟疫、战争等就爆发了。一种重新纯化、洗涤和重建文明的机制,自人类诞生以来这个规律 就存在,因此,一切似乎不可理解的历史变更,其实却有着严谨的逻辑 -“结构逻辑”(见《结构论》、《精神论》等)。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达,社会体制也相应走向牵制化、国际化,也形成了一种新型的保护机制;然而,恐怖主义、穷兵黩武的武器竞赛,带来的就可能是一个全球化的、巨大的人类危机。人类历史,告别了刀剑、马术的战争时代,也告别了机枪、坦克、飞机的战争时代,已经是一个拥有火箭、核弹、潜艇、卫星的毁灭性战争时代。空间、海洋、生物、电子、机器的战术,成为了全球化时代的特征。

人类如果能理性地认识历史的事实,理性地处理社会问题,以“仁道”的精神来贯彻在一切言论、行为中,贯穿在一切法律、制度之中,健全一个联合国、区域联盟、国家、地区的有层次化又有可塑性变通-“稳态”与“协变”的体系,那么,一个人类进入全球化和平、行星际迁徙的文明时代就可以到来。

(文章仅供学术探讨,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5/2005。)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