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智略》
四、麻痹意志的情爱

余珞·红野

瓦解一个知识集团、奴役一个资讯群体,全球化大战略之上策。“仁道”精神的道德,对人对己皆为“仁”,爱护自己,还不放纵。危害自身的“道德”,不是一种“仁爱”, 反是一种犯罪行为。人必须每日反省,是否危害了别人和自己(群体内外),除非是有益于一个社会、民族、整个人类。一年来,我一直在忏悔。情爱,盲目的爱,危险的“爱”,自古以来是一切战术中的良策。

基督教、儒家有很多的书,还权威只有《圣经》、《四书五经》,仔细研究,惊讶后者象是前者的释本。犹太-华夏文化,一个共同的主题是伦理道德、社会和行为规范。印度-希腊哲学,一个共同特征是探索认知、思维的路径,冥想或是思辩。尼采从印度-波斯-欧罗巴文化中发展出一个超人的概念,用以对抗巴比伦-以色列-中国文化中一个“上帝/天”的概念。苏联的兴起,一同与美国摧毁了德国-意大利-日本的二战联盟。

“民族主义”是民族之间的权利对等、平等,“类种姓”是有限掠夺性、奴役性经济,还“三光政策”是彻底等级化的“种族主义”。物种的关键性概念是“生殖隔离”,不同起源的物种,就不可能交配生育;因此,人类完全只能是同一个物种。民主是“天赋人权”,科学是“事实求是”,都是源自发扬人的“天性”、认识“天”的真理。人人一样,唯一不同是个性,设置反馈调节、三点一线的悔改、防御机制,一是对付、免疫的是“恶”性,一是要赦免的是人本身。科技、体制不断发展,但人的本身(mind/body/soul)永远平等。

《圣经》是整个西方社会的精神、法律源泉,也影响了中东(及中亚)、非洲的回教;因此,认真探索、研究, 才能清楚全球化社会的行为规则。存在就是结构,结构就是限定,限定就是僵化,僵化就是死亡;因此,万物有定时,唯有历史永恒。经书是历史记载,不能随意变更文字,但历史演化了;因此,坚持精神、原则,还改变社会制度、条例,东、西方有相似的规范。黄河、长江的共同源头是陕西、四川,秦始皇焚书,导致了历史研究的困难。

《圣经》“箴言”及对应的“雅各”书,一个精神的核心,远离情欲就是智慧。“蛇”是象征论断“善”、“恶”的情欲,唯一无限、至善的只有“上帝”。“情欲”的象征是一个阳具的“蛇”(进攻、好战),一个恐龙,还中国的“龙”(和谐、融洽)是其克星。“善”、“恶”的论断就体现在一个“种姓”-可“优劣遗传的类”概念上了。中国历史 上,一直是民族同化的政策,有贤才的人可以进入任何阶层,因此,伍次有成为康熙的老师,曾国藩是清朝的宰相。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孟子:告子章下15》),因此,欲使对方败亡,先使其放纵情欲、沉湎于安逸,使其忘记平静下阴谋的危机。民主社会里,老板的专制、员工的情色是一种常见的策略。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的引诱,以及虚假许诺,一切人性中的弱点,都可以成为“情”、“欲”、“爱”的攻击靶心,使人放弃见义勇为、忧国忧民的社会责任。从希腊的木马、英国的亚瑟王到美国“飘”的故事,爱情与战争是一个永恒的文学主题。

(文章仅供学术探讨,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5/2005。)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