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智略》
三、资讯的分化瓦解

余珞·红野

“道/真理”(word/truth)的审判,能切开“灵”(spirit)与“魂”(soul)。新教改革,抛开了罗马(拉丁罗曼)民族的文化传统,将《圣经》的精神重新整合到日尔曼民族的灵魂,同样一本《圣经》,以不同的神学理论和民族文化整合,产生了从东欧、西欧到北美不同的精神。从希腊-罗马、犹太以及东方的文化、思想、技艺、体制中,重新分解、转换、综合,形成了近代科技文明的模式,导致了不同国家的类同又有别的个性化社会体制。人与社会(人际斗争)、人与自然(环境污染)、人与精神(信仰等级/“种姓”)的冲突,只有在经历了三次危机之后,人类文明才能走向全面的复兴和崛起。

生物进化科学、基督教伦理的双重平衡,是西方社会即发展又稳定的基础。一个自我精神进化的灵魂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灵魂。一个自我程序进化的机器人是一个可怕的智能机器人。 如果机器人能够解读生物基因程序,自我建构自进化的电脑程序,那么就是一个人类的危机。如果一个国家解读了基因运行的语法,用来对付另一个民族,那将是多么大的一种民族危机啊!一个民族的力量,体现在一个能主动地自我更新、自发图强的灵魂。“道”相通于人心,一个物种的人类,有相通的灵魂,一个国家从另一个国家的成果学习、创新的能力是一种智慧的能力。

中国与苏联、美国、印度等外交关系、精神互动的演变,将决定一个未来全球文明的形态。得“道”者众助,失“道”者寡助,因此,一个国际社会的国家行为,一个民族的行为,一个人的行为,必须基於“道”的根本。从国际法、区域 法、国家法到地区法是全球化文明运行的规范,如何制定一个源自“仁道”的法律、构架是联合国改革的基础。

知识分子是一个国家发达的关键力量,人才从一个国家流向另一个国家,带来的是一个衰落、一个繁荣。美国二战后的发达,是一场人才争夺、信息获取(欧洲和日本)之战的成功。日本的战后重新崛起,是反求工程、创造工程、企业社团精神的成功。从人人皆是炎黄(“天子”)子孙的概念,中国人一样可以发展出一种“人人平等、人人仁爱”的文明精神,从而与西方文化的精神、科学方法、民主体制等整合一体,成为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起点。

中国对外开放,开始于基辛格、尼克松访华。唐山大地震,以色列是最慷慨解囊的一个国家。几千年中国人的历史,以色列人是一个最友好并融入汉族的民族,还丝绸之路上往返的犹太人对东、西方文化的交流起了重要作用。一个战略决策,如何与美国、以色列以及欧洲的犹太人合作,一起来应对一种“种姓制”的全球危机,很值得中华民族认真思考。也许将会应验《圣经》预言的“约瑟”(其后裔的 一个部落“BENE ISRAEL”有中国人面孔)与“犹大”的“杖”合而为一,“耶和华”荣耀(“四象”、“五行”文化模式)的降临。

一个民族在全球的未来,取决于一个民族是否得“天下”的人心。一个民族信仰上的错误(信仰或宗教的“种姓”等级),如果不适应时代的要求,将会有导致失去了世界人心的危机。一种信仰说教,可以是一种力量、道德来源,也可能是一种信息病毒、潜在“木马”。填鸭、灌输式的教育,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自我学习的能力,才是一个民族真正的大危机啊!文化、信息、情报、舆论、知识、心灵、电讯的战术是一切战略之上策,也是一切统治方式之上策。情报、信息对一个民族 或一个国际区域的人才、精神的内斗、分化瓦解,带来的是一种恐龙(翻译有误)型灭亡的危机,或者一种被奴役的危机 - 就象生态圈食物链一样。

(文章仅供学术探讨,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5/2005。)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