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后记:全球策略与未来

余珞·红野

人类文明从旧大陆中心向外圈扩展、迁移,中间交叉的中东发生了频繁的变更、转换;但是,次圈层的华夏-中国、希腊-欧洲,迁徙交流而又分隔发展的双重性,形成了具创造性的文明,遥远的非洲、澳洲、美洲和北欧保存了原始的文明。工业文明,地球进入了交通、通讯、资讯一体化的世界村。

对欧洲、日本工业文明的发展缺乏充分的研究,批判过头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迷失了民族的“文化灵魂”,就延误了革新图强的时机。欧洲科学、民主的建立是复兴了希腊、罗马和基督教早期文化,消化、吸收了中国文明几千年的成果。日本的迅速发达,一是发扬了民族的“文化精神”,二是充分学习、吸收了欧洲近代文明的成果。文革是一场悲剧,中国只有充分发扬民族文化的精神,又勇于学习创新,才可能重新崛起于世界。

美国在二战中崛起,首先是获取了财富、文化的成果,然后是发展了新的发明创造,成为世界第一强,开始了太平洋的演变。美国-中东战争,一是改变了中东的社会、政治形态,二是导致了中东向外围的移民,还美国-日本的结盟结束了欧洲时代。

中国人到了该猛醒的时候了。就象宗教改革是归正到《圣经》,中国也必须彻底回到诸子百家原著-儒家(Rjiasm)归正,甚至于印度(“牛”)-希腊(“鹰”)-犹太(“狮”)-华夏(“人”)四大经典文明的原著。就象欧洲从古代中国、美国和日本从近代欧洲学习了文明的“科学精神”,发展了创新的社会模式,中国也应该用同样的“精神”,彻底抛弃封建愚昧、社会残渣,发展整合国情、适合“道统”(从孔子到孙中山)、贯通古今的现代文明。

一是精神源泉,二是最新成果,三是历史过程,东、西方文明这三个方面的研究,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公元前约500年到公元后的希腊、犹太、印度、华夏文明模式的形成,公元后500到约1500年的中国文明繁荣,公元后约1500到2000年的欧美文明发展,人类文明 的形成与演变,很值得新儒家加以考察。

自从23岁撰稿《结构论》阐述系统生物科学与工程的发展,27岁发表“科学的结构与中国的未来”专论,33岁创办国际转基因动物会议,作者一直期望能专心于探索哲学。一年不很寻常的时间,仍然是业余时间,似乎这个情形可能与《创世纪》第8章的一组数字偶然吻合了,作者怀着一颗忧郁而忏悔的心,希望唤醒一条“巨龙”[河南(篙山-开封-商丘)]->[五台山(禅学)-武当山(道教)-泰山(儒教)-黄山(理学)],重新思考人类文明的历史。

(文章仅供学术探讨,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4/2005)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