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十二、儒商与天下兴亡

余珞·红野

无论人类是以何种方式起源,有几点是无可否定的事实:一、只有一个彼此之间能通婚可生育的人类物种,二、本质有别于动物能创造符号的心灵 ,三、遗传物质和构造与动物存在同型,四、食物链依赖于生态圈的环境。人类心灵、生殖的独有特征,形成了精神的崇拜、敬畏,从而导向了反对偶像和发展文化。如果将来科技的发达,比如生物化武器、机器智能化,人类局部群体的智能发生巨变、生殖发生隔离、民族之间发生突袭,那么可能导致一种巨大的危机。

越是原始的生物,往往远离起源地,还可能是进化树上同一祖宗的旁系分支。相同的祖先,有相同的基因(遗传),不同的祖先,有不同的基因(变异),生殖隔离形成不同的物种。同一物种,有性生殖的个体有(2)n次方个祖先(n指世代)。动物的迁徙(人种不一定起源于同一生态地理的猿人)、人类的通婚(民族的同化)、文化的传播(比如神话等),人类的人种和文化都联成一体,使地球文明成为同一棵生命树。

人(心)的本体与物(宇宙)的本体对应,交互作用的界面,形成了对物体的意识,人际的沟通,形成人类对生命(肉体、灵魂)的认知。人心的本体“心灵”是物体的本体“神灵”(spirit)的形像。人(灵与肉)与人的关系,一是平行的对等(博爱、人权),二是上下(职务、父子等级)的 从属。 从“神灵”乃“心灵”之“父”的理念,构成了对人际、社会组织化的宗教、伦理、政治等体系。公元前(商朝/出埃及往前约500年)、后(宗教改革往后约500年),发生了两次精神革命,一次是从中东的艺术、神话、图腾中诞生了理念化的一神宗教。二次是从东方的技艺、知识、制度(甚至“红灯区”)中诞生了实证的科学范式。对太阳->生物->符号的认识,导致了向精神(心灵理性)发展的文化,进而发明了车轮、齿轮、光镜、太阳能板等。

印度-犹太的精神、宗教传统,体现为艺术操练、社会理念;希腊-华夏的思辩、实践传统,体现为自然模型、社会哲理。宗教改革后,欧洲发展出了科学研究、工业管理的文明模式,理论与实验结合、数学与逻辑合一,并且 ,从自然科学向社会、人文科学迅速扩展。二战结束后,政治的社会形态,从宗教、军事统治转向了民众、金融双向管理、调控的模式。

儒家以“仁道”的教育为本,“任官以才(贤才)、立政以礼(法规),怀民以仁(道德),交邻以信(诚信)”。制“礼”本为实施“仁”以治理“天下”,然而,自汉朝叔孙通,始制“尊君抑臣”的礼仪, 破坏了礼治、谏诤的精神(《资治通鉴》)。“仁”乃发展社稷、国计民生,也就是“以民为本”的道德。“天下”,古代为中国,当今为全球。生物科技的发展,将带来遗传工程、电脑技术的革命,DNA就象美索不达米亚那一个双蛇缠绕的图案,即象征永生,也象征死亡。高科技就象一个“藩多拉的盒子”,因此,有必要建立一个完善化的联合国“仁政”体制。

科学家(自然、社会、精神等)、企业家(金融、商业、实业等),成为了全球化时代的知识、财富阶层,因此,培养才德兼备的“儒商”,将对人类文明的未来发生深远的影响。如何发展“儒商”?一个重要的方面将是“道德经济学”(moral economics)的政治-经济学科探索,以及以舆论、法律促进企业家、科学家对“仁道”的社会公益、教育事业的发展。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