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十一、太空文明与仁政

余珞·红野

人类历史总的分期:一)、人类起源、迁徙与三色人种形成;二)、苏美尔-巴比伦、埃及文明(尼罗河、两河、印度河)时期;三)、亚伯拉罕时代、出埃及(约1500BC)到波斯文明的兴起 ;四)、东、西方文明分化与交汇时期,A)、印度-希腊、犹太-华夏四大经典文明(约500BC-500AD),B)、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回教)文明(约500-1500AD)、五代十国(907-960AD)、教会分裂(1054AD)时期,C)、欧洲工业文明(约1500-2000AD)的发展,D)、全球化、联合国、宇航文明时代。经伊朗到中亚-亚洲-美洲、印度到南亚-澳洲、土尔其到欧洲-美洲或澳洲,以及埃及、阿拉伯到非洲 等,形成了人类迁徙、文化传播的路径。

宇宙的星空中,一颗行星-地球,以月球为卫星,以太阳为恒星,有阳光(金)、生物(木)、海洋(水)、空气(火)、陆地(土),远古的“圣人”效仿天地(同构 、全息的组织化原型),制定了“礼法“。经历了漫长的文明演变,人类终於开始进行星球际探险。中国的盘古、女娲、伏羲与炎黄、尧舜的传说,很可能只是父、母、子的家系演变神话,还直接从家庭-国家概念开始了社会、文化(农耕、火灶)的组织化。儒家尽管有明 晰的“祖灵”概念和孝敬、祭拜的礼仪,但只敬畏唯一的“天”,因而是最理性化、实践化的思想体系。

相似于亚伯拉罕同期的夏禹,才是中国朝代的开始,年代可考证的历史,始自周共和行政(841-771BC),近于以色列北国时期。人类文明进行了分化又 走向综合的繁荣,第一个繁荣、创造的是中国封建社会、农业文明,第二个繁荣、创造是欧洲宗教改革后、工业文明。全球化的太平洋时代,人类必须解决一个和平与发展 - 四大古典文明模式的完全整合(仁爱)的问题,才能真正跨入外太空文明时代。

儒家文化“仁爱”的教化,几千年来的战争基於“仁德为本体,才智为资用”(《资治通鉴》)。“文士”、“武士”等“德”与“才”的错位,经常是带来社会的灾难。“性相近也,习相远也。”人性的差异(十二生肖与属象)体现在教化的不同。儒家重于仁道、原则(原理、规律)之阐释,法家重于谋略、刑法之 制定(编制程序)。儒家以“仁”的教育为本,趋向于做“天子”之师,还“天子”以制定“礼”(法律、规章)实施(运行程序)统治。 东方人偏向于内向,还西方人偏向于外向。以武力征服,君王自立为宗教的教主;因而,产生了“政”、“教”合一的欧洲中式纪模式。

美国反映了民主与类种姓-白、黄、黑的职业特征的社会,温文尔雅的华人是“羊”的典型性格;因此,面对未来的全球化文明,中国人必须思考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与俄罗斯中间有蒙古、中亚,与北美洲中间有日韩,与澳洲中间有菲律宾、南亚,西南 邻接印巴、阿富汗,因此,如何处理邻里之间的关系,决定了未来如何走向海洋和太空。儒家思想的全球教育化、法制化,使联合国的功能强化,可以走向民族、文化的平等(“仁”)化 和国际平衡、牵制的民主(法律、“礼”制)化。

从东、西德分裂与统一,划出了一条俄、美两大阵容的界线。人类文明史既复杂又简单,就象地质板块运动一样,时间和空间、民族和文化都是有结构、分层次的板块演 化。目前的地球,基本是中东-中亚、东欧-欧盟、非洲、北美、南美、东亚-南亚、澳洲的地缘形态。文艺、科学、企业已经走向了全球化,国际化金融、财团俱乐部成为了对全球政治、经济影响的“理事会”。如何化解国际冲突,如何使武装、军事力量唯一目的是对付国际恐怖主义?知识阶层(“士”)、企业家(商),应该承担起更多的国际公益事业,一同来促进全人类的和平、进步,还“仁道”的全球化是一个关键。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