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八、家庭与社会道德

余珞·红野

人类文化,无论是宗教、文艺,还是哲学、科技,经历了一个起源与分化、交流与融汇的历史。最初人类创造了绘画、雕像、图案和文字等,形成了几乎东、西方所有宗教、图腾的符号和神话原型。从母氏到父氏社会,从母神到父神的转换形成了宗教的体系化。无论是周易、印度-佛教,还是神话、犹太-基督教,都可以追索到苏美尔-巴比伦、埃及文明的一个共同起源,比如“葵花”、“五行”(M. E. L. Mallowan, Early Mesopotamia and Iran, London 1965)等图案、符号,但向不同的方向发展了。导致东、西方文化的分化与融汇,最重要的两个历史时期是波斯拜火教与阿拉伯回教文明。当工业文明从欧洲诞生,东方文化向全球化文明的融汇,有一个方向性,也就是必须分析、学习、吸收科技文明的成果,用最新的科技范式来发掘、研究传统文化,才能真正使东方文明重新发扬光大。

无论是中式纪的欧洲,或是封建社会的中国,都是已经被时代超越了的落后了的文明模式。东、西方的文化整合是一个历史的演变,只有从最新的成果向未来发展,才能使古老文明的传统现代化和世界化。西方对中国传统文化、技艺的发掘显得更有成就,是因为文明的发展有一个方向性,比如,从道家发展的 现代化逻辑(Bart Kosko, Fuzzy Thinking, The new science of fuzzy logic, London 1994),首先精通 和继承了西方逻辑学的成果,才达到了后来的超越、发展。无论是科技、哲学或是文艺,只有充分学习了西方最先进的知识、方法、技艺及其发展的历史,才可能重新发掘和发扬东 、西文化的精神,创造更先进的文明。

人类文明的发展,一个总体的模式是认识星球、生命与发明机器的演变历史,太阳、花瓣、车轮的同构图案反映了人类对生存、繁衍、发展的追求。“阴、阳”是人类认识生命的一个最原始的概念,“太阳”、“月亮”、“星星”是人类对“天”最原始的认识。从太阳与月亮的运动、花木(谱系)与人体的繁衍,从感觉与梦幻的情绪、流血与痛苦的恐怖等,人类最初认识了生存与发展、物体与灵魂的观念。从男、女与子的家庭关系发展了一套天、地、人的图腾、神话与宗教的体系,因而,开始了人类社会的组织化历史,从家庭、氏族发展到了城镇、国家形态。

印度-希腊的多神宗教、神话和犹太-华夏的一神宗教、伦理体系,成为了人类组织化的不同规范、社会模式,但有一个共同的家族性观念。中国发展了“家-村庄-国”的模式,日本发展了“家-企业-国”的模式,以色列发展了“家-公社-国”的模式,欧洲发展了“家-教会-国”的模式。源自印度的中国佛教,欧洲化的犹太-基督教,一个共同的原型是苏美尔-巴比伦、埃及文明的“太阳神”图案和家系(The Myth of the Goddess, Anne Baring and Jules Cashford 1991)。《中庸》阐述的是荣耀来自“天”(宇宙神)的道德良知,以及“天子”制定规章与“圣人”教化道德的分立与互动关系,使“天”道与人道达到合一,使制度出自伦理。《中庸》精辟地论述了灵魂与躯体、父母与子女关系 的核心观点是实施“仁道”的诚意。家庭和睦、社会和谐、生态平衡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从家庭、社区到国家,从教育到法律重建道德体系是一个文明繁荣、鼎盛的基石。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