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六、政通人和与民主

余珞·红野

联合国以和平与进步的精神而建立起来,使人类开始进入一个真正文明时代。五个常任理事国、六种国家语言、十二个专门机构,正好符合金钢石(中心和四个原子结合)超稳态、石墨六边形协变态和东、西方统一的合谐而又发展的模型。联合国是“地球”文明的起点,是人类进入海洋、宇宙发展的开始,然而,只有在太平洋的冲突结束之后,一个区域、国家、省市的结构化形成,完善的体制才能健全。

男人与女人、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家庭的起点,个人与个人、群体与群体的关系是社会的开始。人际的和谐包括:一)、克己复礼与爱他/她人,道德、伦理;二)、战胜邪恶与保护自己,政治、法制。个人和社会的进步、发展包括:一)、人格、智能、健康、财富的发展;二)、科技、经济、教育、文化的发展。和谐是民主精神,进步是创业精神,两者都依赖于智慧、策略的发展。

希腊(如斯巴达)城邦、罗马(凯撒等)帝国,并非真正的民主社会,还只是力量的均衡导致的一种辩论、议政体制。真正的民主社会,远在法国革命之后,犹太教的君 主、祭司分离的恢复,儒家的政权、教育分立的传播,导致了“政”、“教”、“经”分立和政务-文官体制才建立。真正的民主社会,应该是政通人和,忠臣敢於柬疏君 王、学者勇于创新的社会;二十世纪伯特兰·罗素(独立思考的精神)的时代,甚至当前的一些局部群体(包括科学及宗教的一些区域)里,仍然不能实现。民主是个人品德、群体规范共同形成的产物。

人际关系是个人之间、群体之间的上下等级、左右平行的关系,群体关系包括家庭之间、民族之间、团体之间、国家之间的关系。三省吾身的品德,作臣诚恳、诚实的建议, 为友的义气、信用,教人的真实、诚意,成为健全、纯洁人格和走向人际和谐、社会民主的基础。“蛇”(情欲)引诱人犯罪、论断人,掩盖了善良的灵(spirit)。动物只有魂(soul),一个人、一个民族有灵和魂(自我认同),如果去掉了魂,也就不可能有灵。修身养性、道德规范,以“仁道”的真理来改造人性 、社群的心灵,并使其与魂到达整合的统一。

个人与个人在不同的群体内,体现为不同的社会角色。在家庭中,可能是夫妻、父母、子女、弟兄、姐妹;在单位上,可能是上司、同事、下级及不同专业角色;在社区里,可能是邻居、警察、园工等各种角色;因此,一个人在社会上,就是一串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以色列人的历史启示 了从亚伯拉罕、雅各家族到国家建立的过程。希腊人航海的流动、征服性,来自不同的群体形成了殖民式城镇,希腊城邦的建立是基於战争、不同团体的力量均衡。希腊、以色列的历史形成了二种典型的人际关系发展模式,还华夏、印度形成的是从氏族、种姓形成了“家”-“国”同构、社会等级(职业分工)的人际形态。

国际化社会,个人与个人、群体与群体,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背景;因此,社会仲裁协商、信息传媒、管理安全的形态出现了。政通人和,一是社会信息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通畅,一是人际关系从左到右、从内到外的和谐;因此,如何建立一个有效的信息传输、人际沟通的协调、运作机制,就成为了社会研究的关键问题。

一个方面是社会的层次化合理,一个方面是社会结构化有效。一个进步、灵活、民主的社会,无论是企业、大学,还是社团、国家,必须具备:一)、创造、智能开发(反求)工程的发展;二)、协作、进取的系统化管理;三)、仁爱、 交流的信息传输媒介(消费资讯、情感关怀的合理分配等)。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