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五、忏悔与信息调控

余珞·红野

巴比塔时期“闪”二个儿子的“上帝”,就是犹太人的“耶和华”,是创造、无限和全能的至善者;因此,赋予了“上帝”形像的人类心灵,也就具备了“自强不息”、“止于至善”的无穷探索精神。先亚当(22+XY)后夏娃(22+XX染色体)的人类,“吃”了论断善、恶“树”的”果“(禁令),从而犯下了原罪;因此,只有通过向“上帝(spirit)”悔改,得到罪的赦免,重新荣耀至善者的形像(创造性-发展、道德性-和谐),才能达到永恒的”生命树“。贯穿《圣经》主题的核心,不可违背真理的圣灵(spirit of truth),否则只会带来人类的毁灭,影响了中东和西方的一切宗教、政治思想;然而,如何认识真理?如何实现对真理的忏悔呢?

东方、西方产生了不同的路径,一条是犹太人的向罪死、向善生的道路,一条是印度人的净心、暝想的路径,一条是希腊人征服(从希腊、罗马而转移到了英美)、思辩的路径,一条是华夏人实践 、人文的道路。亚当的“上帝”使其后裔分散世界,然后又合一,从而实现一个完整的文明精神-“四活物(狮、牛、鹰、人)”建立。

人类社会是由个人按一定的规范集合起来的一个群体系统,从个人到家庭、社区、城市、民族、国家、区域、全球等构成一个统一而结构化分层次的系统,没有差异、结构的均一化只能是死寂的虚无(“虚无是没有差异的”,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人类的忏悔是对真理的悔改,一种是个人,一种是群体。悔改就是信息反馈的新称代谢功能和机制,一是道德教育,一是法律体制。

人是肉体(body)、精神(soul)的合一,悔改包括身体和心灵,毁灭包括物质(生物、机器)和文化(心理、文本),检选包括社会性的爱情、 职位等。生物(全息的个体/细胞/基因组)进化,检选体现为竞争与合作的塑造生物体;人类社会(国家/家庭/个人),检选体现为分工与协作的文明发展。对“天”(宇宙)、“人”(生命)、“地”(文化)之“道”的认识,通过“对症下药”操练身、心和改良人性,才能实现“道”的同构、相互蕴含“天人(灵/魂)合一”、“形神(行/言)合一”。

儒家《大学》提倡“明明德”(弘扬光明正大品德)、“亲民”(革旧图新)、“止于至善”(达到最好境界),发展了一个比较完整的个人忏悔与信息调控体系。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和一个控制阀门 :一)、认识真理的知识(“格物”、“致知”),二)、修正自身的错误(“诚意”、“正心”、“修身”),三)、管理和治理社会(“齐家”、“治国平天下”) -广义化为发挥学识、专业(各科目)的贡献;一个阀门就是对这个信息调控链的质量控制(“慎独”、“忠孝”)。然而,如果将真理的实质内容替换了,那么,就导致了东、西方封建社会和神权(造神)社会 ,还不是“仁道”了。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道德经》,“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论语》);因此,个人悔改是一个方面,还必须有社会规范、群体行为来进行较正,使“仁道”能真正实施。个人心灵的精神、文化素质,道德水准、知识程度是社会实现民主化的基础,还礼仪、智慧、信赖的法律、制度又是维持稳定而又进步的 社会背景。公元前诞生了东、西方古典文化后,人类社会又经历了二千多年的实践探索、理论思辩,一是传播了文化,一是操练了心灵,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显现出了人类和谐、繁荣发展的“仁道”精神的曙光。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