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二、世界文明的格局

余珞·红野

人类最基本的图腾是门、柱等阴、阳繁殖符号,还太阳花、菊花、荷花和四、五、六边形花卉等反映了人类对太阳、星球与生命关系的最基本认识。非洲(The art of Benin, Paula Ben-Amos, 1980 London)、印度、日本的一个典型的辐射形图案,早在苏美尔文明中就出现了,出现在赫梯等文明中典型的十字图形一样,象征着太阳,也许同形于发育、繁殖的花卉而代表着生命,因而,成为了宗教、神话的源泉。人类对自我知觉、梦幻的认识,投射到地球上的生命和宇宙现象,从而又产生了外在神灵与内在心灵对应关系的宗教、神话的另一个源泉。当人类诞生,起初的家庭发展成氏族,从而产生以生物的图案为图腾的家族分类,建立了起初的社会婚姻关系,开始了对应动物习性、行为的模仿。人与物、人与兽、人与人、人与图腾的对应关系是人类最初的观物取象的认识过程,开始了天、地之间人的文明化演变。

从苏美尔-巴比伦、埃及的远古文明中,公元前五、六百年突然形成了印度(佛教)、波斯(犹太教)、希腊、华夏文明经典文明模式,一千年佛教-华夏文明、犹太教-希腊文明的融汇,中国演化出了“儒”、“道”、“释”分立又统一的君权社会结构,罗马发展出了基督教、罗马法律、希腊哲学的宗教、政治、经济一体化的神权社会形态。

从公元五、六世纪开始,又经历了一千年的东、西方文明演变,回教、中国元朝带来了东方文化向西方的传播,欧洲封建社会十三、四世纪开始走向了世俗化的君权时代。从西罗马帝国的疆土开始了文艺复兴,从日尔曼的德国开始了宗教改革(1517年),最终在大西洋(北海)沿岸的英、法、德、丹麦、荷兰、比利时等发展了 工业文明的模式,以俄国革命(1917)的结束,完成了地球文明新的格局。

从东正教、天主教到基督新教,完成的是犹太宗教世界化、民族文化(斯拉夫/罗曼/日尔曼)化的过程。工业文明的形成是“儒”、“道”、“释”文明的文化-技艺对罗马法律-法国、希腊文化-英国、犹太宗教-德国为主线的互动,导致了对应于社会、自然、精神的哲学-科学和视觉、文学、听觉艺术等的专门化过程。从法国革命(1789)、德国(1848)马克思的宣言到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和二次大战、德国统一(1989),导致了东、西欧洲的分裂而又联合。从英-法国的精神到北美洲的崛起,从法-德国的理想向俄罗斯-中国传播,从印度与德-英国关系的演变,文明的中心又转移到了美国、俄罗斯、印度、中国、韩国、日本以及巴西、澳洲等太平洋地区。

回教和神道家都诞生在七世纪,一个源自犹太-基督教、希腊哲学和阿拉伯文化,一个源自佛教、道-儒家哲学和日本民族精神。英国的日尔曼精神、基督教和进化论,继承和发展了希腊海洋文化的征服、竞争意识;对神道教、武士道精神的忠孝,使日本同样一个海洋性格的民族凝聚了倔强勇敢、吸收外来文化财富的力量。中国经历了精神思想的民族化、时代化,目前开始走向与民族灵魂-传统文化的汇通,一个中华民族从而将重新发挥对人类文化创造、发展的贡献。

中国与俄罗斯、美国、印度的关系演变过程,最终将带来一个与中国传统文化重新汇通的新文明模式,实践性信仰精神、思辩性理论逻辑、创新性实用技艺的精神、社会、自然传统的发展,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泰国等都将在一个共同的文明精神里和谐发展。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社会、群体关系演变和文化、科技发展的历史,也是生命在太阳能驱动下的生长、发育、演化的一种组织化过程。

整个地球文明的历史,是一个极为复杂而多样化的历史,但有一个清析的主体演变路径。一个体现在群体、民族及其宗教、文化的增殖,一个体现在人类心灵基本结构行为模式、文化要素的不变性。人类从最初对人与环境、生命与星球、人体与心灵的关系认识到一个系统的质料(元素)、动力(能量)、属性(功能)、关系(结构)、形式(信息)等的基本规律。从民族、文化的冲突、战争,人类开始走向一个“仁道”精神、宗教宽容的理智、协商、 安全、和谐、繁荣的多元化而又统一的未来文明模式。当向海洋(蓝色)文明与向太阳(红色)文明完全融汇成一个全球(紫色)文明时,一个统一的人类将共同迎接人类与星球、生命和谐的深海探索、星际航行的太阳系文明的时代到来。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