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仁道》
一、仁道与诸子百家

余珞·红野

人类出非洲,从苏美尔-巴比伦到埃及完成了古代文明的集成。从埃及、印度到中国、美洲、澳洲形成人类文明向太阳(红色)迁徙、传播和演变的东方路径。从埃及、希腊到欧洲、美洲、澳洲形成人类文明向海洋(蓝色)航行、传播和综合的西方路径。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波斯袄教、回教、巴哈伊教形成人类文明的东、西方分化与融汇的发展路径。

宇宙中、太阳系里、地球上三个面孔的一个人类,有一致的知觉、理智、意识、情感的心灵活动,从实践、辩论、信仰、操练的方面发展了人类的一个文化精神。

欧洲文艺复兴,综合了东、西方文明的成果,诞生了全球化(紫色)工业文明模式。美国继承和发扬了英国的实用精神,俄国传播和发展了德国的理论思辩,随着日本工业经济的成功、印度的电脑技术发展,全球化文明在中国交汇 。“儒”、“释”、“道”的多元化和统一,带来了古代中国文明的繁荣,实际上,也导致了欧洲从黑暗走向了“政”、“教”、“经”三分立化的社会。亚洲,一个多元化(民主的源泉)统一的文明模式,将从自然、社会、精神三方面的重新综合中诞生。

“宗教”是文化教育的一种形态,从自然、社会、精神三方面,诸子百家可重新分类为:一)、隐者道家,方士阴阳家,辩者名家,农家、医家等;二)、文士儒家(“儒”的字义是“文士”或学者,传授古代典藉),法术之士法家(法典和刑法),武士墨家,纵横家、兵家等;三)、佛家、禅宗,小说家 ,书画家等。传统文化现代化,可以将各家相互渗透的部分分解出来,重新归类和综合。

多元化与统一的关系构成一个社会的创造性和统一性,人类、区域、国家、民族、社区、家庭等分层次的合理结构是一个全球化社会和谐又发展的基础。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类的统一性和宇宙的统一性是文明建构的精神基点,思想的核心就是“仁道”的团结精神。摩西的一神教和《圣经》是古代宗教、神话思想的集成,与希腊文化一同影响了中东和西方的宗教、神话体系。同样可能起源于夏商周(参见三星堆遗址)文明的道-儒家思想,与印度文化一同影响了东方文明的精神。《圣经》创世纪阐述了“上帝”的超然性和对宇宙的创造,同样《道德经》描述了“道(真理)”的自在性和对宇宙的演化;因此,对於人类的理解只能是永恒、无限的“玄妙”,对宇宙的探索(道家)、心灵的省悟(禅宗)是人类认识、实践“上帝”之“道”的路径。

“存天理,去人欲”似乎是东、西方封建社会一切宗教思想的共同特征,一种历史性筛选过程又好像是创造论与进化论的共同特征。由於人性是肉体欲望与心灵智慧的综合;因此,真理的启示,就是一条认识世界和发展文化的人类文明化道路。

整个宇宙的真理,包括创造与毁灭,人类的文明就是一部血与火的历史;因此,为了人类的和平、幸福,就必须遵循宇宙的真理,实施仁道,避免灾难与毁灭。“仁”为慈爱、为怜悯、为善良,“道”为真理、道路、方法,“仁道”就是爱护他人、保护自己和促进心灵、社会的进步。

(注:作者所用的词汇“道家”指代宇宙-自然哲学,“儒家”指代社会、伦理哲学,“禅宗”指代精神-心灵哲学。)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