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絮语 - 少年梦

生命高科技 - 系统生物科学与工程探索
N
科学F经济-O数学、[P天体-Q生物-T机器]
C
人文G教育-B哲学、K历史、[I文学-J艺术]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2006-03-2007-07

 

以色列 - 沙漠中的绿洲[原]

 

05

 

科学-技术与伦理-法制应该同步发展,传统文化的精华和现代工业文明应该保持一种张力和协调,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应该走向和谐与汇通。

 

法制建设的依据是伦理道德:1)从家庭、中小学、大学开展传统文化和社会伦理道德、精神信仰、法制观念和知识的教育;2)同时键全法制规范、条例、监督、操作等体系的精细化、完善化、科学化等。

 

中华文化地理结构:山东-河南-湖北-四川构成文化轴心,四川-{陕西-[山西-河南C]}B{[湖北C-湖南]-江西}C{安徽-[江苏-浙江]}[河北-山东][福建-广东],山东->安徽->江西->湖南。

 

中国的地理是一种文化地理,还西方是一种民族地理,比如,中东-中亚的穆斯林世界,基本可分为土尔其-中亚、埃及-阿拉伯、巴基斯坦-伊朗三块,欧洲可以分为斯拉夫-东欧、罗曼-南欧、日尔曼-北欧并偶合东正教、天主教、基督新教。

 

随着全球化、多民族、多文化的交汇,欧洲也开始走向了中华儒家文化中的天下主义,并在西方近代化的法制轨道下运作。

 

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来自挪威一大学医院病理系,说是从一百多个应聘人员中挑选了包括我的三个人去面试,提供给我从英国飞到挪威的经济仓机票,尽管我已经记不起何时看到他们的招聘广告了。

 

一种规范化、客观化、国际化的平等竞争游戏规则,随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全球化,也必须走向包括招聘员工体制的法制规范化。

 

06

 

一个实验室一般有一个老板、一个技术员,还有一个博士研究生、一个硕士研究生或加上一个博士后,研究工作围绕同一个课题开展,西方的研究生教育是要求完成一个科研课题、发表一定水平的论文。

 

但是,我所去过的三个实验室都是一个主体研究课题处于技术瓶颈,以及博士生的毕业处于艰难状态,难关就由我去加以夜以继日地攻克。

 

特拉维夫的海滨,夜间沙滩上一股海风拂过脸颊,异国他乡的奇花异草在朦胧夜色中晃动,我们几个中国留学生在校园外的海滩上度过中秋。

 

所在的实验室是一个典型的科研组织单元,还这个技术瓶颈就是我在一年里就解决了的细胞系的筛选、基因的克隆、高效表达载体构建等。

 

我、博士和硕士研究生都有全额奖学金;因而,我在大学博士研究生院通过正式考核以同等以色列研究生毕业资格入读博士(实际上是研究科学家或博士后的工作)。

 

我选的一门课就是微生物遗传学,教授是美国科学院院士,课程是专题讲座,典型地体现了西方研究生教育的以研究、开拓、实践、能力、思维型教育的模式。

 

考试,采用的是平常的随时测验成绩加上考试成绩,无论是闭卷或是开卷考试,都是以实际能力考试为目的,拒绝了灌输、背书式教育模式。微生物遗传学是开卷考试,设计一个课题实验方案,可查找文献资料,我的设计方案得了95分。

 

07

 

记得1991年,曾经发表文章“科学的结构与中国的未来”,阐述了科技从实验、分析到系统、综合的发展基本上是东、西方文化的汇通,并倡导中国的乡镇城市化、太阳能生物电子技术的发展。

 

中、西医学从炼丹、医疗化学实验到心身医学、系统理论的发展趋势,西方现代科技与中国传统产业的结合,必然带动整个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崛起。

 

豪华汽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电视屏幕里演播着香港电影,我眼前还仍然晃现着欧洲同样的豪华汽车和高速公路,昔日里那种遥摆颠簸、灰尘飞扬的景象已经不再存在了。

 

沿路上,时不时看到农民的高级洋房,欧洲的城乡差别消失也将可能在不久的中国实现。从以色列到欧洲,工业与农业、城市与乡村,因为高速的公路、铁路、通讯、机场与高度机器化、规模化、精细化、准时化而已经网络化了。

 

以色列-犹太人,产生出了马克思、爱恩斯坦、弗洛伊德等巨量级伟人。从特拉维夫大学的犹太人记念馆里,我却看到了儒家私塾与犹太教堂的极为相似。

 

我的老祖宗曾子是儒家创始人-"孔孟曾颜"之一,但特殊之处是:曾子(曾参)之墓明朝发现时,是在山东济宁(含曲阜)一个千年石洞的墙壁里的悬棺,据说这是古代以色列人的习俗!?悬棺也发现于四川巫山、长江三峡和福建武夷山等地。

 

到处可见的水果树、草坪、跌落地面的橙子,使人感觉到一种农业与工业的相互协调,我一家三口走过密密麻麻的集体农庄果园,路不拾遗的民俗,的确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08

 

1997年的北京长安商场,购买的一件西装,我一直穿到今天。

 

一个印象中的黑衣女郎,她那个白晰清秀的脸面和妩媚的身段整个的极具魅力,也许那是唯一一次引起我心灵震荡的一次,乃至于不敢再看她第二眼。

 

一个醒目的移动电话ANYCALL广告,好像是一个法国黑衣女郎,又使我记忆起以色列巴士上的那个仍然是着黑衣的女郎,印象中她叫LOTE。

 

LUTE座在我对面,眼睛望着我的公文包-那上面写着“第二届全国转基因动物学术研讨会”,她要我告诉她那些字。

 

LUTE说她正在特拉维夫大学学中文,打算去以色列驻北京大使馆工作,她的正老师是来自北京大学的教授,LUTE告诉我老师总是说“好想家”。

 

我太太和小孩刚刚从中国来到以色列不久,我几次想提起家里的电话给LUTE去电话,也许可以与我太太互相交流语言;然而,每一次都还是放弃了,因为,仍然是那一种令我心灵震荡的感觉带来了畏惧。

 

后来,在英国我的老板又是一位爱穿黑衣的女郎,但去英国之前,连她的相片也没有在网上找到;然而,她的眼神却全然不同。

 

北京,飞机经历十多个小时就降落在机场,作为我的妻子,经历了几乎年年的争吵,也终于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英国-中国,完全不同的文化、面孔、环境产生了极大的震荡,很长很长时间,我才慢慢开始恢复往日的记忆,毕竟9年没有回到祖国了。

 

深根蒂固的一个传统中国人的心灵,我仍然也无法举手向西方的国旗宣誓。作为西方文化培养出来的孩子,一个强烈的反应是为何商场里会有那么多的西洋品牌!?

 

一张相片,从妻子的电话本里滑落下来,引起我的一阵极大的震惊,随后又是她妹妹从美国回来,将时间带回到了1990年。

 

(注:文体偏向于小说,请不要直接与现实对应。)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

[13][14][15][16][17][18][19][20][21][22][23][24]


版权所有 2006 -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