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儒商- 道德经济学(Moral Economics)

余珞·红野

人类诞生是生物进化的结束、文明演进的起点,文明(精神)进化是向外太空生物发展、人工生命改造的开始。生命就是生存、发展,生存就是不死 - 生命追求永恒,形成了代谢 -个体的生理更新和群体的遗传更新,从而导致了生物和文化的发展、演化过程。太阳能是驱使整体生物界发展的动力,生态圈是太阳能向人类转换的链条,地球环境是生态圈的物质、能量传递的原料资源;因此,破坏地球环境也就是人类的自我毁灭行为。永生是一个群体的永生,个体生命有限;因此,一种 自私欲望(象征是“蛇”),导致人的犯罪而不顾人类的永生。地球是全人类的地球,文化是全人类的文化。自私包括个人、集团、民族、国家等层次和文化、宗教的傲慢等方面。

人类起源,一波又一波地迁徙、出埃及(Templeton A., Out of Africa again and again, Nature. 2002 Mar 7;416(6876)),文化传播、融汇而又不断创新。人类与宇宙、社会、精神的互动,导致文明的开放、演变和发展。人类最早的文明是美索布达米亚的苏美尔文明,闪米特人从他们继承了数学、天文和文字,还埃及、印度文明是在闪米特文明之后发展起来。最初出现在中东历史上的印-欧人是赫梯人(Hittite Art, Maurice Vieyra 1955)。从甲骨文与苏美尔文字的关系,从皇帝、夏禹的传说,从三星碓文明、以色列失去的部落、开封以及俄罗斯等犹太人汉化,反映了一种不断的民族迁徙和文化传播历史。“(真)龙”图腾仅是四种“符号”的整合,以色列“但”部落的“蛇”族徽和摩西的“蛇杖”。欧洲有女人争“Dragon(译为“龙”不恰当)”的繁殖神话及宙斯神的“蛇”形(The Mythic Image, Joseph Campbell, Princeton 1974)与阳性生殖崇拜有关。

波斯文明的兴起导致了东、西方文明的分化。以色列南、北亡国之后,犹太教与佛教、希腊哲学和华夏哲学,四大经典文明几乎在同一时期诞生:1)、犹太人的历史启示(律法契约、反偶像),2)、希腊人的平等竞争(对话辩论、奥林匹克- 竞赛法规),3)、华夏人的伦理道德(和谐、中庸),4)、印度人的心灵操练(静心气和、非暴力)。“天”和“道”的理念与“上帝”的理念可能有一个共同的来源 -古闪米特文明,儒-道家等(统称为儒家文化)人伦道德的诠释是原则、法律、制度的基础。任何一种体系、一种团体都有正反、阴阳两个方面的互动关系。封建社会的统治模式是将“天 国”(spirit)的王(“上帝”的独子/天子)转换成“世俗”的王(教皇/皇帝)。历史上人类犯的错误,往往体现在四大经典文化中劣性部分的结合 -比如,种姓(印度)加征服(希腊),文明的进步则是文化精华的融合。

整体人类在民族和文化上都是统一、分化而又融合的演化过程。人类的本质特征是社会角色的语言交流(communication),语言的分化导致文化的变异,语言的沟通形成文化的融合。一个人在社会中有各种一定的角色,因此,语言也有不同时间、地点和方式的交流。艺术、文字、数学、符号、表情、行为等是不同的语言,父母、夫妻、弟兄、上司、同事等是不同的社会角色。儒家从家-国同构建立人际关系的伦理道德是一种社会研究模式,随着历史积累的思想惰性、教条和权威、偶像化,人们舍本就末、丢弃了儒家模式以人为本的精髓。

什么是信仰上帝?追求真理就是信仰上帝,儒家文化人本模式的观物取象、以史为鉴、沉思默想(净思)是道家、儒家、禅宗从自然(希腊模式)、社会(犹太模式)、心灵(印度模式)三方面探索真理、认识上帝。科技文明(从地中海、大西洋向西传播)的诞生,经历了古代中国文明的政治、宗教、科技的分立化(“儒”-仁政德治、“释”-灵魂修炼、“道”-天理医道等的分家)过程:1)、君权与教权分离 -路德、加尔文、韦斯理宗教改革,2)、科学与宗教分裂-哥白尼、加利勒天文学革命,3)、工商与政权的独立 -法国革命等。 天人合一、人和为贵、天人感应的智慧体现于人类与环境、民族与社会、人类与文化之间和谐的道德实质。

一批科学家、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独立于宗教、独立于政治的自由、非功利的探索,导致客观、创造性的发展,才带来了科技文明的建立。中国的伍次有(康熙的教师)、吴敬梓、曹雪芹等代表一群不为仕途的知识阶层,法国从卢梭到左拉(1898年)发展了知识阶层的浪漫、人本主义思想。然而,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科学、教育、文化又异化成了权势、财富的生存竞争。

无论是宗教,还是科学,一旦转化为政治权势、经济利益,成为欲望、功利的工具时,真理和良知也就黯然失色。重新回到对古典文明精华的分析、研究,人类才有可能摆脱任何固定文明结构对文明自身发展的制约。全球化文明的危机,一旦同一个模式化 -开放、多样、创造性的消亡,那么,人类毁灭的危机就更大。

严谨的思维、谨慎的言行。一个领域的专家,对没有研究过的领域,以权威的方式评论,这是角色错用的一种潜在社会危机(如,特异功能等风潮)。对不同领域进行沟通、对话,已经成为现代文明发展的必要,培养精通多学科、独立创造的人才将是对现存教育体系的一种挑战。社会交流的隔离是偏见和误解的根源,因此,需要促进交流、对话、理解和发展人性的爱。儒家是伦理、道德的书院(学校)式教育,儒家理念- 大同世界追求的是对生命、人本身的爱。恒爱是无条件真实的爱,不仅爱灵魂, 而且爱身体。如果只救人灵魂,还不救人生命,那就是虚假、伪冒的爱。

人类社会的发展,必须遵循宗教(文教)、政治、科技(经济)分离的一定文明法则/规律(laws):第一原则、社会和谐- 人格尊严,治病(身体/心灵)救人 -政治必须受伦理、道德规范,促进文明进步;第二原则、思想开放(交流、辩论自由)- 信息反馈、言行(舆论真实、语言纯洁)调控 -法制管理,宗教(信仰)必须宽容、博爱;第三原则、经济合理- 创新致富、合理开发- 经济必须受法律、道德监督,企业必须促进教育发展等。

“君子好财,取之有道”,反映了合理化或道德化的经济学原理。那么,合理(道德)经济学(Moral Economics)的原理是什么呢?

第一、人道原理:人类永生,人人幸福。每个民族和整体人类的永生是人类的根本,人人生而有追求幸福的平等权力。无条件地爱惜人的生命,个人角色化是社会群体共同发展的基础,是整个人类发展的环节。第二、再生原理:资源再生,生态平衡。人类生存的环境资源有限,任何个人、群体、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可导致对他人、其他群体和国家资源的破坏。经济活动需要社会、国际化监督。第三、进步原理:创造发明,合理经营。发展经济应该基於发明和生产的创造、经营,不可采用非法、非道德的掠夺致富。财富的分配合理,应该符合个人的创造和劳动、投资。农业-餐饮、工业-商业、医疗-保健等构成经济基础,企业的财富必须有利于整体社会的发展,有利于促进文化、教育和科技的发展,有利于公共社区的建设。

东、西方文明共同的起源是巴比伦-埃及文明,尔后一切文明的启示(先知/哲人)是文化的继承和发展。从埃及到印度、中国以及美洲, "蛇"、"龟"(阳性)、"鸟"、"鱼"(阴性)等符号标记古代人类向东方的太阳(红色)迁徙路径,从地中海朝向西方的海洋(蓝色)迁徙形成了另一条路径。《圣经》预言十二部落统一,通过在欧洲和中国的文化/民族同化,东、西方和中东都同样继承了亚伯拉罕的遗传和精神双重遗产。

自由、平等、博爱重新诠释了人与人的关系,东、西方文明的融汇(紫色),人类走向了四大经典(犹太律法-华夏人伦、印度瞑想-希腊思辩)文化精神为核心的全球文明多元化统一。联合国的发展,必须具备能力, 禁止一切种族、信仰和文化的歧视,防止人类自身的相互残杀,促进全球彻底的安全与真实的和平。

(文章仅供学术探讨,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12/03改,20/01写/2005。)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