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社会的理想模式与实现路径

余珞·红野

人非神明,熟能无错?一切宗教、神话和模范体系都是对人类言、行的楷模示范、印迹教化。对个人心灵的教导、言行的规范是社会生存、发展的前提。人类发明了艺术、文字、技术的同时,首先发展了传说、神话和宗教体系,一种图腾就是一种模式,一种神话就是一种理想。人对自然、心灵的探索,发展群体的组织化-社会。人的生存取决于个人和群体的智能,还道德体现为群体化的智慧;因此,对智能的追求发展了人类文化的两套范式- 一是理想的模范、艺术,二是现实的知识、技术。

人类文明的发展,一是范式的创造、二是范式的传播。神话、传说是文学化、艺术化的行为模范体系,图腾、宗教是氏族历史、经典的符号化、体系化的示范体系。神话、宗教中描述、向往的社会,往往是“神”的社会,是人类社会憧憬的一种理想,指导人生的一种追求目的。 人人幸福是人类一切理想的根本。追求一个相同的理想,喜马拉雅山的东方(红色)与地中海的西方(蓝色)走向了不同的路径。中国的佛教、儒家、道家,是哲学的实践化,是传说(尧、舜)和历史(佛、圣)楷模的现实化路径。

一种神话体系、一种宗教体系、一种社会思想体系,就是一种建构的社会模式。文艺复兴的酝酿和发展,理想与实践的终於结合,导致了欧洲的政教分离、科技革命,形成了工业文明的社会模式。彻底反身文化大革命,积极促进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西方文化的交流, 勇于开拓、创造新的文化和知识,将带来中华民族、文明的重新崛起。

一个新模式在文化传播中,往往在原有社会的渗透中演变成一个特殊化了的模式;但是,一个根本性的共同结构决定了一个相同的范式。无论是科学范式的诞生,从天文学、力学等向其他不同的学科传播、发展,还是宗教、政治、经济等范式也是这么一种过程。全球化文明是一种范式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过程,存在一种相同的范式;但是,新范式在传播、扎根本土文化的生存过程中有不同阶段的演变、发展历史。

文化、社会范式在对本土社会的渗透传播过程中,如果创造了更具生命力的模式,则诞生了一种新的文化或社会范式 -比如,工业文明是一种东方文化向西方传播中诞生的紫色文明。兴起于7世纪的阿拉伯世界,打开了希腊、罗马、犹太与印度、波斯、华夏等文化交流的门窗。明朝来中国的传教士,翻译中国的书籍就有四百多部。当今的新技术革命,带来交通、信息传播的全球化,使一种统一化文明模式与多元化文化形态形成。

无论是印度教、儒家,还是源自犹太教的基督教、回教、巴哈伊教,共同点是宇宙中有一个终极的原因-最高的准则,那就是“真理”(truth)。对真理的诠释和企及是一切宗教、哲学、科学(包括社会科学)、艺术探索的根本目标,实现真理目标、防止错误的道路就是追求智慧-人的道德和才能。智慧是教育和实践 在对自然、社会和精神的认识、改正、完善中的积累、发展和前进,还对信息量的增长和对错误认识的改正(反馈调控)是走向正确道路的关键。

东方、西方对真理的诠释和认识,一种是犹太教式的历史启示(上帝与人)、希腊式的宇宙理念(人与自然),一种是印度教的内心身悟(心灵与人)、华夏式的社会实践(人与社会)。科技文明是一种新的模式,注重 的是此在心灵的知觉、经验。对“思维”存在性的感知,从而打开了外宇宙-实体与内宇宙-符号对应的交流、整理的一个认知孔界(中国的小孔成像实验,经波斯传入欧洲,对光学发展-波动理论也作出了贡献)。心灵内在的改造、精神的创造力量,建立了人类对宇宙认识的文化系统。

道家与希腊哲学、禅宗(非宗教形态)与印度哲学、儒家与犹太宗教,从逻辑、美学、伦理等三方面的交流、融汇,开创了全球化文明的进程。儒家经典与犹太人的基督教《圣经》,一个共同点是对伦理(道德/律法)、礼乐(诗歌、祭典)、历史、智慧(圣人/先知)的编辑。东、西方文化的融汇(紫色文明),导致教权(精神领袖)、政权(政治领袖)、财权(工商领袖)相互牵制,将走向全球多元文化而又统一的文明。

(仅供学术探讨,21/01/05,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