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社会和谐与冲突的教育论

    余珞·红野

人类作为社会的形态生存和发展,个人的躯体(body)和心灵(mind)的健康与“繁殖”(replication)是文化演化的基础。爱情和自由恋爱是人类个体繁殖和家庭建立的社会 良好起点。从孩子的出生到学习、工作和退休的整个过程,一方面受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所塑造,一方面又影响、改变他/她人和社会。从学校到文艺、出版等媒体,以及个人的经历,各个方面和层次的教育影响人们的精神和行为。 人类发明了语言、艺术、宗教,以及数学、哲学、科学和技术等文化形态。作家和学者等文化界人士,不依附于政治、经济和宗教等团体的独立人格、客观精神是引导一个社会走向正确道路的关键。最早的社会形态体现在宗教、军事的组织、管理和教育模式。酋长与将领对氏族的统治关系变化,决定了东、西方文明发展的不同方向,决定了野蛮与文明社会之间的相互改造。

人类的教育最早开始于家庭、氏族的宗教、传说和巫术的教育。在大众传播时代到来之前,知识掌握在贵族阶层,知识尤其宗教的传播成为了一种统治的工具,还军队的力量往往决定于一种先进技术的发展。公元前约五世纪到公元后约五世纪,东、西方分别形成了世俗化政体和神权化政体。经历一千年后,欧洲政、教分离导致了民主化的社会,又经历约五百年的科学和人文发展,才形成了工业文明的全球化,还教育的演变是决定一个社会发展的根本。卢梭和歌德等呕歌人类的爱情,传扬自由恋爱和发展理性启蒙的教育思想,人们摆脱了愚昧、专制的黑暗时代。作为一个独立的知识阶层是随着12世纪城市的复兴而诞生,从与阿拉伯文化交流中欧洲开始了文艺复兴。自由工商经济的发展,世俗大学的发展,科学和艺术的知识阶层形成,终於导致了政治、宗教、经济的相互独立和互动的工业文明。

东、西欧泠战的结束,美国的亨廷顿1993年发表了“文明冲突论”,提出东方与西方文明的冲突理论;但是,历史和事实都否定了文化的冲突是军事冲突的原因。无论是野蛮民族侵略文明国家,或是文明社会攻击落后民族,都是一个复杂的多因素影响的过程,最直接和真实的冲突是经济利益的冲突。历史上,野蛮民族可以接纳先进文化,发达国家可以和平传播文化。希腊对迈锡文明、克里特文明的继承,罗马对希腊和犹太文化的吸收,蒙古族和满族对汉文化的学习,中国与印度、日本的文化交流,欧洲对美国的移民以及文化传播(早期美国人在欧洲的留学等),以及二战的发生等都不是文化的冲突。不同民族、国家之间冲突的根源是道德、伦理的人性和政治、经济的利益间的冲突,因此,道德的约束和法律(从地区、国家到国际法)的控制才能改善人类社会的形态。

对生命的爱、理解和宽容,对人性的伦理规范、管理和法律体制的健全,才是人类走向和平、进步和繁荣的依据。人类的偏见,包括社会地位、经济状态和种族背景等。虚荣与嫉妒、情欲与懒惰是人性原罪的核心。虚荣使人不肯承认和悔改自己的错误,嫉妒使人不能虚心学习和仿效经验。情欲使人不能节制攻击和放荡行为,懒惰使人不理解和尊重价值。宗教和艺术的人类意向、哲学和科学的人类理智的认识,发展了人文艺术与政治、自然科技与经济的文化体系。在东方和西方,人类文化体系的传播和融汇,有和平的自由交流和战争的强迫交流模式。文化的冲击导致的是新文明模式的发展,人性偏见和利益的欲望才是冲突战争的原因。中世纪,阿拉伯对欧洲的战争,文化的交流是战争的结果,还不是战争的原因。同样,丝绸之路导致了中国与欧洲的文化传播,经验与理想主义、浪漫与自然主义、整合与还原主义的东、西方文化交汇,综合塑造了现代科学、艺术和民主社会、工业文明。

十年树树,百年树人,教育是社会发展的根本。中国自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以来,社会在不断地变化和发展,每个年代的社会环境、政治和教育体系影响了不同的人格和思想。团体精神和个性解放的相互关系塑造了不同时代类型的群体。五西精神是中国知识阶层的觉醒,引进了科学、民主和工业文明的理念;但是,西方当时的社会状态和中国的历史惯性,中国民族的文明复兴经历了一个漫长过程。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工业文明发展,首先是思想、哲学上的概念精细化分析,然后是现代科学、艺术和社会体制的建立。大众传播发展之前,学校和教堂教育的限制,知识的获得和使用成为一种特权。欧洲近代科学的创立、社会民主体制的发展,经历了艰巨的精细求索、遭遇了艰难的宗教等迫害。文艺、宗教和哲学、科技的教育、传播发展,体现在教学、出版、新闻等形态。知之则知,不知则不知。儒家“述而不作”和“以史为鉴”是客观、发展观的研究精神。

中华民族的国家独立、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都是理论与经验结合、历史实践的成功。文革对科学和道德却是一场灾难,个人、偶像、权威和金钱的崇拜是神权君权合一、哲学王观念的遗毒。现代社会,文化的社会阶层、专门化的发展,一些邪教、邪说和虚假的教导、伪科学形态也出现了。一个社会、国家的知识阶层,有责任客观、公正地引导人们认识真理和走向正确的道路。具体和建设性地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开展社会管理、文化体系的历史比较、概念精细分析和系统建构。科学上,生物系统的研究、开发是未来工业技术的趋势,化工、生物和医疗的精密仪器和创新精神是中国生物工业的瓶颈。管理上,道德教育、法律建设和社团精神的发展是社会、经济协调和谐的基础。继承和发展开明、世俗化的教育系统,从家庭、学校、社区开展科技、哲学、宗教和文艺的智能、道德教育、精神生活的建设,将深远地影响、塑造一个社会繁荣、进步和民主的未来。

   (仅供学术探讨,09/01/2005,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