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犹太教文化反偶像的律法智慧

余珞·红野

犹太人不畏苦难和牺牲使《圣经》推向了全世界,成为了全球化文明的精神源泉。欧洲人移花接木和希腊哲学化使基督演变成了印-欧人(波斯)“太阳神”。欧洲人文艺复兴,向东方探险的同时,复兴了希腊、罗马传统文化。阿拉伯人用犹太教和基督教、希腊哲学使“月神”系统化。印度人将民族文化和信仰从殖民地传播到殖民者的国家。日本人,无论是民族、文化和宗教都与中国源远流长,发挥了自强不息、止于至善的儒家精神,从而学到了欧洲科技、文化的精华。中国人几经历史变迁,是容易被归化、驯服的民族,与盎格鲁-撤克逊人的桀傲不驯很不同([美]亚瑟.亨.史密斯《中国人的性格》),新教、人本、科技、牛仔四种精神一同塑造了美国。“文革”砸烂了一切文化和道德优良传统,许多人已经不知中华文化是何物了,却还有人在说中国文化死的不彻底。曾经创造了中华文明繁荣,融合外来民族和文化的精神,为什么在被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之后丧失了呢?孙中山是清醒者,只有综合中、西方文化,才能在创新中走向文明的发达。从东正教、天主教到基督新教,从欧洲福音教到美国循道教,也一直是精神的演变过程。欧洲工业文明的诞生,美国的文化熔炉都体现了综合创新的力量。一个民族的灵魂,如果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一切思想都依赖于外人诠释的话,那的确是一种自我毁灭的危机。

回到人类文明的根- 文明的精神,重新探索、思考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在全球化时代,显得比以往更为重要。只有深入西方人的工作、生活和文化内层考察,甚至经历一些遭遇和苦难之后,才可能真正看到西方文明的实际内容。人类是同一个物种,有一个普世精神。一个民族是一个群体,有一个集团的精神。欧洲近代文明正是普世精神与民族精神的结合,孙中山就是认识到这个实质的一个伟人。一种精神(spirit)是一个群体、社会共同接受的一种价值观、世界观和人生观。摩西创立的犹太教是通过以色列民族的具体历史(以历史的真实性为依据)所体现、揭示出来的普世性或唯一性精神;但是,随着不同历史的启示,形成不同时代对普世性精神诠释的发展。儒家和犹太教文化都是历史、实践的精神;但是,不同在於儒家是一种伦理道德的诠释,还不是以历史的本身来阐述、揭示。犹太教反偶像(具像和限制)的无限性、自强不息的精神,充分发挥了一个民族无穷的创造性。

人类文明的精神发展,可以分为几个时期:

一期、从苏美尔文明到以色列一神教创立。人类诞生,认识自然,认识自我,从家庭的发展建立了氏族社会,从图腾的分类发展了文化符号,从万物有灵(畏惧和模仿)发展了从兽性到人性化的多神(泛神)宗教。犹太教,发展了对唯一性上帝或唯一性精神、唯一性人类、唯一性真理的认识,建立了精神(spirit)、灵魂(soul)与躯体(body)关系的理念。从中国文化可诠释为整个宇宙的“上帝”,即是地球人是外星人所造,唯一性也是包括了创造时空、星球和外星人的那个唯一精神、真理(truth)。《圣经》中的“龙”(应译为“巨兽”,来源于北欧神话)和“蛇”是无鳞的单一动物,代表的是自私、情欲等崇拜,还宝座上的“羊”和“四活物”(包括狮、鹰等,才更接近中国“龙”(有鳞) -四符号整合图腾,在形态和意义都与“dragon”不同 - 翻译错误)。

二期、从波斯火教文明到阿拉伯回教文明,完成了对东、西方文明的分化与融汇中介。中国文明(第一阶段)的贡献是具体化、实践化、分类化和建构化(“政”、“教”、“商”分立等),经回教世界(第二阶段)的东、西方文化汇合、熔炼,在近代欧洲(第三阶段)诞生了更加分门别类和精细化的科技文明。希腊-道家、儒家-犹太教、印度-禅宗等东、西方哲学的交流,从自然、社会、精神等领域导致了工业文明的诞生、发展。犹太-基督教的创世、启示等部分,已经转化为自然、精神(心理)科学探索的范畴。

三期、工业文明模式诞生和全球化传播。海洋文明代表文化传播的航海路径,从意大利佛罗伦萨到葡萄牙,从丹麦到荷兰、法国、英国等,开拓了地理探险的航路,带来了东方文明的财富,比如,丹麦等国到达日本、澳洲,从欧洲北海沿岸传入了日本文化、艺术等,导致了现代印象、表现艺术的发展(Japonismus in der Westlichen Malerei 1860-1920, Klaus Berger 1980)。二战结束,欧洲文明转移到了北美洲,创立了源自欧洲又不同于欧洲的精神和社会、文化体系。后工业文明,西方开始出现系列社会问题,法律也快失去了伦理的源泉,繁文缛节的规矩条文、广告刺激、工业垃圾等充斥社会;因此,发掘中国文化的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和谐的道德精神,将揭示人类文明继续发展的智慧精神。

从自然、社会和精神三方面,将中国文化、诸子百家重新分析和归类为“道”、“儒”、“禅”的方向,代表逻辑-科学-经济、伦理-道德-法律、美学-艺术-文化等体系。不同于传统的分类,新儒家重新定义为对宗教、社会、制度等的伦理道德诠释体系;因此,诸子百家及宗教的伦理、道德思想,就将纳入新儒家进行分析研究、挖掘发展。如果一切宗教、道德成了为己服务的工具,断章取意、任需诠释,克不了己复不了“礼”(规范),怎么改造人格,这才是社会真正面临的问题。从头到尾《圣经》惯穿描述人性中最大的罪是嫉妒 - 奴性、内斗、出卖等劣根性的根源;因为,嫉妒不是导致自己向上发展,还是拉他/她人下水,导致了社会团体、人类整体的生存危机。全人类是同一个物种,生殖的基因组合建构的是大脑的智能、性格和文化的创造等多样性,导致的灵性(精神)演变才构成了文明启示的发展。人类科技发展的高级形态,可能进行基因改造,增加或减少等位基因库,改造个体和群体(道德)智能等;但是,整个人类仍然是同一个基因组和结构(图式)。科技发展了经济、军事的力量,宗教发展了文艺、法律的智慧。社会治理的理论不同于政治集团的利益竞争。新儒家理论研究社会整体的具体问题,探讨文化整体与局部关系的概念、原则、规范等元知识。新儒家的任务,以仁义的忠孝、以历史的借鉴,促进社会、法律科学的伦理规范发展,推崇儒家和谐精神的世界化,探讨联合国机制的完善化,重建一个祥和、繁荣的地球文明。

(仅供学术探讨,请原谅一切错误,以待完善改正,20/03/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