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人类的集体犯罪行为

余珞·红野    

大约清朝1813年开始,中国从盛世走向了衰退,经历了漫长的动乱。从1989年开始,经历1996年到2003年,东、西方文明冲突再次转移到了太平洋。人类文明经历了三个伟大的时期:1)、文明在中东诞生、人类迁徙而分支发展;2)、东、西方文化交流,在欧洲诞生了工业文明;3)、新时代文明精神的发展,中国酝酿一种新的伦理道德、法律体制体系将在约2013年后建立。

一个人的行为是受复杂的身心、社会因素所影响,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环境、教育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生活在什么样群体环境,这些塑造了一个人。人格塑造一般体现在民族性精神与宗教性信仰的综合。人的偏见也就来自人生的一个历史过程,然而,生物遗传性的偏见往往大于其他的偏见。集体犯罪行为,不但发生在二战时的德国,也发生在 世界历史上其它地区、群体的各种形式的偏见。

一个人为什么能控制一群人,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是我心头的一个大疑问。当一个人犯罪时,一群人跟随。当一个人倒下之后,大家又将罪恶归到那一个人头上。当一个人犯罪时, 另一个人又继续犯更大的罪来掩盖集体的那个一人的罪。当一个人犯罪时,往往是假冒朋友、或是挑拨、或是利用敌人去打击自己的“盟友”。当一个人犯罪时,引起敌人攻击,有时以混迹于一个群体中的方式。群体与群体之间,因为个人的相互渗透导致了另一种复杂性。群体是由个人所构成,个人有外表和内心两个层面 -“知人知面不知心”;因而,任何社群都是一个复杂系统。

一个群体,有一个章程或是一个理念;但群体中的人有具体的操作行为。一个群体,是一种社会关系网络;但群体中的人有一套多层次需要的个人关系。为什么正义不能解除集体犯罪行为呢? 一个人有个人的多层面的欲望和关系,当一种罪恶出现时,个人有多层次的选择。个人的选择,一是如何保护自己个人的利益,一是如何得到自己更多的利益,还利益有时是体现为一种罪性。一个普遍的罪行是体现在对弱者的欺凌,对强者的害怕 -因而,更加剧了人性的罪恶。死亡是人性中巨大的恐慌,比死亡更大的恐慌是巨大的痛苦;还快乐一方面体现在自己的辛存,另一方面体现在幸灾乐祸。

一个群体、一个国家,如何才能建立大众的普遍幸福呢?如何防止人性中罪恶的发生呢?回答这个问题是一切民主的根本。一个一个的人,就象一块一块的砖,建成一栋宏伟大楼,不但依赖于蓝图 的设计,也决定于每一块砖的质量。全球化文明,比起在不同地区发展的多个交鸣性文明,更可能带来人类整体性的灭亡。一旦一个整体文明灭亡,那么如何重建新的文明?建立文化多元化、和谐化而又统一化的人类社会是 世界性文明的课题。

东方不亮,西方亮;西方不亮,东方亮。人类的民族和文化、国家多样化,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生存之道。一种文化在某个时期是优秀和先进,在另一个时期可能是落后和有害的文化。人类必须排除一切的 民族和文化偏见。每当看到那种来自宗教或是种族的歧视眼光时,就想到人认识的偏见是如何带来了人类的罪恶。人性的犯罪,往往体现在自身处于罪恶之中,还认为是他/她人的罪恶。

社会是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与合作,集团有隐秘性和公开性。人类的生物和文化属性,使个人在自我的认同上显得很复杂,一是遗传、亲属、民族的生物性,二是宗教、教育、传统等文化性,三是单位、社区、城市等地理性。 当冲突的个体,一起面对一个不同的外族人时,一种是体现为合作,一种是体现为出卖 -奴才性。人类集体犯罪行为方式体现为:一是军队的侵略战争,二是组织化集团犯罪,三是宗教性迫害 -欧洲的中世纪,四是群体中派系斗争,五是个体间连锁性犯罪等。

那么个体如何能够操纵一个群体的呢?一是领袖的强人个性和智能,二是几个人的群体的组织化控制、渗透扩展,三是群体中个人正义丧失的明哲保身,四是释放邪恶本能的快乐感,五是 被欺骗、愚昧的无知性犯罪。一个小群体控制一个大社会的方式有:一时精神畏惧、愚昧性控制,二是武力暴力性控制,三是经济性控制,四是语言、舆论性控制。

在对西方的开放中,必须考察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也必须弄清楚是什么导致了西方的发展,是什么给中国带来了灾难?在宗教上,从犹太教到基督教、从回教到巴哈伊、从印度教 到佛教都是一种反叛,诞生于中东的四条河流区域,亚伯拉罕的立约是前四大宗教的根源。在中、西方 群体行为体现为不同的形态和方式:东方宗教的宽容和中国汉族的同化性,中东、欧洲宗教的冲突和民族的排斥性。中国文化传统中的人文与人性的宽容精神 -这是一切民主诞生的前题。清除西方文化中的糟粕- 宗派主义、种族偏见,东方文化给西方的发展带来了光明。

二者择一的选举,也存在明显的局限性,建立一个合理分配、公平竞争的社会是人类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社会各个工作阶层、各种股份投资的等级是一种个人综合因素在竞争中分化出 来的结果,但问题是竞争规则的公正性,如何最能导致人类文明的进步?杜绝一切种族、信仰、国籍和文化的偏见,综合东、西方文明的精华,重新考察、制定全球人类的行为准则。

自秦始皇兵马俑以来,在中国一直是一个蒙古利亚人的面孔,但文化传统被砸得七零八落。自耶利米时代以来的犹太人,在欧洲已经完全是雅利安人,但一直是保持同一本《圣经》的信仰。欧洲人 发扬了希腊、罗马文化的传统、采用了犹太人的宗教,发掘了中国、印度文化的思想和技术。工业文明的发展是一个继承、综合和发展的过程。

对人类社会的改造体现在两个方向,一是个人的精神世界,二是群体的组织规范。西方工业文明的发展是东、西方文明的融合过程。观察的描述是归纳的依据,直觉的澄清是演绎的出发点,社会的宽容是进步的前提,还实践、顿悟、协和的精神是中国的优秀文化遗产。华夏的经验实践、整体综合与希腊的还原分析、理性推理的结合,正是科学的方法。中国的官员(文、武)选拔、道德规范与罗马的法律 文本、选举体制的结合正是西方的民主方法。中国未来要走的道路,也应该是考察东、西方历史,发掘文化精华的综合创新。

对概念、理论分析的缺点,有时很明显地体现在:当概念A生成概念B和C时,却将结论表达为概念B来自概念C,比如,人种的起源、民族的考古和文化等问题。从清朝末期殖民地的精神 、肉体被强迫的状态中摆脱出来,驱走自卑和畏惧的心灵奴役性,校正一个人在世界民族和文化中的定位。科学的分析推理、社会的科学管理方法,需要向现代西方学习,人本和道德 的精神应该发扬传统文化。

地球是全人类的地球,人们的国际化迁徙是文明的发展。回归到“挪亚”的人类统一,世界各民族文明都是中东最早的苏美尔文明(They wrote on clay, Edward Chiera, 1938 Chicago)的继承和发展,重建联合国的精神。

(仅供学术参考,6/12/2004,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