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社会模式与形态的转换发展

余珞·红野

人类是群体、社会、政治性动物,人际组织关系构成社会,个性和行为交织成一个一个的社会团体。从和平与战争,爱情与毁灭间断地演变社会的形态。人类文明此兴彼落的交鸣、继承与发展,才没有在战争和焚毁中全部灭亡。中国的德政体制,是帝王、圣人、百姓的互动牵制系统,欧洲恢复了希腊、罗马的议院、法律体系、哲学和艺术,学习了中国的实践技术、也发扬了社会的政治、教育、经济的分立结构,变革了宗教、政权组织,但仍然采用了基督教的伦理体系。法律是硬性的、技术的、体制的管理方法 、社会科学,但如果砸碎了一切道德系统,也就是无本之木。中国在移植西方的理念体系,建构体制和法律时,如果没有道德、伦理为依据,社会就可能走向混乱的“文革”造神运动。

欧洲从黑暗时代走向现代工业文明,从为了一个理念、一个理想的生存方式,转换为了现实、为了实际的世俗生存模式。不能不说,正是光明来自东方,中国一千多年的实践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西方哲学经英国的功利、自由主义转移到美国的实用主义,又走向了另一个困境。哲学也演变成了科学门类的理论实用分析,失去了思想深度和广度。回归人类经典文化,重新探讨近代文明诞生的历史,为未来文明的发展方向借鉴。人类后工业的文化精神,无论理智还是情感,从描述、人格的探索走向了幻象、隐喻、象征等形态。人与自然协调、人与社会的 和谐、人与心灵的纯净,需要从东方文明重新寻找智慧。“道”、“儒”、“禅”的东方文明实践,从自然、社会、心灵哲学与现代文明的理论重新焊接。

对希腊、罗马和早期基督教的文艺复兴,一是从意大利到英国、法国复兴文学艺术、政治体制,一是从波兰、丹麦到意大利复兴天文学、物理学。南、北丝绸之路,东方的技术带来了《圣经》的大量印刷、开辟了大西洋海岸新航路的地理探险。巴黎、剑桥等建立了世俗、城镇大学,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体现在英国的科技-经济、法国的人文-政治、德国的信仰-精神的哲学发展主线。中国的技术和思想成果,包括,宗教宽容、私人教育、考核体制、全息思维、辩证逻辑、浪漫精神、象征艺术、兵家谋略、工场作坊,天体观察、地质开发、 血循环、炼丹方法、算盘、火箭鞭炮、磁学、风筝、钟表擒纵器、”本草”分类、水排和纺织技术等等,这些都是近代文明要素建立的原型。东、西方文化从理论与实践双层面进行交流中,诞生了科学范式-逻辑实证和人文主义。

当工业文明正在欧洲酝酿之中,俄罗斯向西伯利亚扩展,还美国向西部移民。十八世纪,工业革命诞生于动力机的发明,在英国形成了一个工业文明的模式。十九世纪,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中国沦落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二十世纪,从二世界大战、科技革命到东、西德统一,俄国、中国、美国形成了三种新的国家形态。

社会形态由个人与群体建构,个人有“道德”和“智谋”的方面,群体有“和谐”与“冲突”的类型。文明是由一种模式的形成、传播和增长而完成对社会形态的改变。科技 -创造发明、人才教育、情报交流的模式诞生后,就是从知识、技术、组织三个方面与社会的意识、物件、机构互动,形成科技文明的社会形态。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模式转换,决定于协调或是冲突,在历史上表现为稳定或是动荡。一个开放的社会是一个进步、发展的社会,从文本、物件、人群方面发生信息化的增长和社会模式转换。一种社会实践模式向整个社会的推广也是这样的方式。一切战争、灾难、焚书等毁灭方式,则是一种对某种社会和文明模式的破坏过程。中国文明繁荣几千年就体现在政治、文化、经济多元化体制的开放性,但社会的转型常常是动荡的。中世纪欧洲是一个政教一元化社会,中国清朝末期也是一个疆硬的社会结构,因而,都是在与外界国家的战争中,才走向文明的开放、重建和发展。

从政治上,一是文职系统与政务系统的分离,二是文官系统的考核体制,三是政务系统的权力制衡化,四是政府系统与公民的互动关系;从经济上,一是生产系统的质量控制,二是发明革新的产品开发,三是资金、产 品的市场运行,四是管理阶层与员工劳资关系;从文化上,一是道德信仰的社会教育,二是文化科学的普及传播,三是学术研究的创造自由,四是新闻舆论的影响力等。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分离和互动是社会走向稳定、繁荣的基础,中国“儒”、“道”、“释”的分立,就是一个典型的模式。

儿童时朦胧地憧憬异性的爱恋,成年发觉爱情竟然也被用着一种武器。少年时向往对真理的追求自由探索,中年发觉真理也被人用作工具、科学象牙塔里也充满了讹诈。社会由个人构成,每个人格的道德修养、知识能力就决定一个社会的质量和状态。人的一生是对童年朦胧梦幻的追求,人类的历史是对古人幻想的探索。只有认识过去的黑暗,才能走向未来的光明。

中国古代社会的发展、转换机制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贡献。儒家对君王、官员的道德和智慧水准进行调控,社会中的优秀分子可以通过规范化的考试进入仕途。从事技术、文艺和 思想的探索,道家可以隐居的方式,于山林中自由地发展。社会追求、精神苦难和个人的不幸,佛家可以出家的方式修炼于庙宇。三个系统的相对独立,使社会一直保持发展性, 而且,在一定的时候又起到对社会结构的修复和形态的转换作用,一个王朝又一个王朝更替,文明的发展保持延续性。

文化是社会的信息加工(研究和发展)、储存(博物和文献)、传播(教育和出版)系统,一种新的文明首先产生于一种新的文化模式之中。 科技、哲学、宗教、文艺构成人类探索、思辩、信仰、传播、实践的循环,形成统一的文化整体。中国和欧洲文化的交流,从实践技术与理论思辩的结合、逻辑原子论与同构整体论(万花筒、套箱、经络等)的结合诞生了实验科学、系统科学的科技文化。

宇宙、星系、星球演化,生命、细胞、大脑进化,人类、社会、文化发展,整个过程是系统结构演变的历史。吸引与排斥、结合与分离、同化与异化、继承与改造,形成系统的演变。大气环流、液体循环、交通网络将地球联络成一个整体。相互作用协同构造系统的结构,相互作用又体现为系统的功能,互作协调的破缺和重建导致系统的变异和演化。太阳、月亮和地球三体运动,形成物质、能量、信息交汇的环境。大气、海洋流体层与漂浮于热流层上岩石层之间,是水的三相共存、生命起源的一个界面。

人类诞生于菌类、植物、动物三极生态系统,并创造了政治、经济、文化构成的社会形态。大脑的大小介于星球与原子中间,是物质、生命、心灵的统一体,是实在与符号互作的中介和转换器。核能的开发使人类认识了太阳能的核聚变本质,晶胞和电脑的研究使人类认识了生命细胞和人脑研究中蕴含的技术前景 ,比如,太阳能仿生、生物纳米元件、智能机器等。 从基因组分层次结构、调控到神经元网络、可塑联络都是信息控制系统。生物信息系统、生物量的开发和信息网络的国际合作,将是未来人类的能源、材料和信息技术的基础。

大西洋科技革命、社会转型,从物理、能源 时代到信息、生物社会的发展,决定了科技文明移到太平洋后工业文明。生物(化学)物理工业、社会(心理)生物医学、工业生态系统工程形成,二十一世纪将进入生物系统科学和工程时代。

欧洲近代文明无疑是希腊、罗马和早期基督教文化的复兴,也是对中国东方文明、实践成果的发掘、继承和发展。通过个人的自然、社会和精神属性,与群体的科技-经济、政治-管理和意识-文化系 统发生互动,达到“天人合一”(“道”)、人际和谐(“儒”)和心灵纯洁(“禅”),可以形成一个美好的社会形态。摆脱自我欣赏的沉湎、消极追赶西方的被动局面,实施科技、教育体制的改革,发展创造工程、科技致富。从中华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断层解脱出来,中西文化的接触和冲击正是创造伟大文明的新时代。全球化文明是东、西方-希腊(自然)、印度(心灵)和犹太(社会)、华夏("道"-"禅"-"儒")文化的整合,还又保持文化多层次、多元”生态化“的地球文明。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探讨,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2/12/2004,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