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中华民族与世界和平

   余珞·红野

   人类文明起源于包括从尼罗河、两河流域到印度河的中东地区。亚伯拉罕三个妻子的后裔先后建立了犹太-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巴哈伊教的传统。犹太-基督教的宗教精神来自《圣经》,从亚伯拉罕献祭的旧约到耶稣的新约是希伯来 传统的宗教体系。希腊-罗马文化已经融入了基督教的文化传统之中。唯独例外于这个传统的是印度-佛教传统,佛教与华夏的儒-道汉文化结合并产生了禅宗传统。当考察民族和文化的起源时,不得不面对汉文化中众多与中东相类似的习俗和文化传统。摩西时期前后以及古以色列北国十部落是否影响了汉文化的发展是一个不解之迷 。比如,甲骨文、天干(10)地支(12)、阴阳(月、日)五行(金、木、水、火、土)的起源与两河流域的文化背景有关。以色列人约瑟的后裔-中国人面孔的一个部落从中国境内迁徙到了印度东北,无凝的是自古以来 也有犹太人(开封)在中国的汉族化。华夏民族与犹太民族都是黑发棕眼(精确的眼色特征)的民族,可能与犹太人一样源自中东的两河流域。人类文明的文字和文化从埃及、两河 流域、波斯、印度及后来的希腊、华夏起源。当希腊-罗马文化与犹太传统结合而诞生西方文明的时期, 印度-佛教传统与华夏文化结合形成了东方文明的精神。从北到南、从西到东,这四种文明(四象)形态也就成为了人类文明的核心。

   战争与和平的交替、创造与传播的互动是几千年来人类历史的演变过程。科技在东、西方文明的撞击中诞生,在理性 -希腊的思辩传统与实践 -华夏的技术传统的结合中发展。人类已经进入了全球化文明时代,地球进入了一个全球性冲突与危险的艰难时期。目前,人类已经能够毁灭整个地球和全部生命, 但远不具备星际飞行和迁移的能力。人类的仁爱,是人类的和平、团结和繁荣的基础。天与地、生与死、有限与无限、宇宙与人性、道与德的关系,就集中体现爱与恨的阴阳关系。爱是结合与发展,还恨是分离与毁灭。只有和平与 博爱是唯一能拯救人类的办法,还仇恨与武力却可能导致人类自身的灭亡。

   人类文明从中东起源时,首先形成的是宗教信仰,然后是希腊、华夏和印度的哲学思想体系。人类历史自古至今有许多的精神导师和先知。人类文明的精神也有 一个自身的逻辑发展过程,这个过程是人类文明的创造、拯救、启示的过程。为什么说人类精神是文明的核心?因为,文明是社会的发展、文化的增长、自然的改造过程,这是一个信息化增长的过程。人类文明信息化增长是人类认识孔界的扩展,即向微观和宏观的双向认识的发展。这个认识过程是人类精神世界与宇宙空间的相互作用,也就是人类精神对世界 的创造 ─ 宇宙万物的探索、认识扩展的信息,宇宙“精神”是这个信息的源泉。当东、西文明分开发展的时期,使人类不至于被某些统治集团的罪恶导致全人类的灭亡;因为,东、西方反文化性毁书的时期 ,在阿拉伯兴起的伊斯兰教保存了东、西方的文本,使东、西方文化得以融汇。可以说文艺复兴的起源和现代科技文明的发展 ,是犹太、希腊与华夏、印度四种文明的重新交汇、演变和创造。文艺的复兴恢复了人类经典文明,带来了政治与宗教的分离、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诞生了科学与民主,从而发展了现代的全球化传播 的工业文明。而今,欧美、亚澳的经济格局又将形成一个新的两仪生四象,以及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文明组织结构。

   无论是东方或是西方,历史上许多伟人为了人类的真理、民族的生存与国家的和平而献身!中国人和犹太人是世界上最受欺负的民族, 这是面对战争为了和平所付出的代价。在犹太教和儒-道家的文化中有着很深刻的和平精神。佛教在中国完全汉化后达到了人类慈悲精神的顶点,因此,郑和七下西洋是和平之旅。中国和犹太文化的书院、文人传统及拉比文学的人道精神 对文艺复兴运动起了直接和间接的影响。在华夏儒-道传统和犹太传统的文化深层次是发展和创造的精神。当文明成程度较低、好战性强的民族在军事技术上发达的时候,战争往往就爆发和侵 入到文化繁荣的国家。犹太人虽然亡国了两千多年,虽然在外表上已经欧洲化了,却能永恒地追求民族的复兴。在自己的国土上,中国人被外族统治和奴役了几个朝代, 却忘记了自强不息的儒家文化精神。当面对被欺负时,不少人只是明哲保身 - 自己个人的平安。如何才能使民族复兴?首先,不同意战争和武力的方法,必须使用全球化的法制和传媒的 力量;其次,要有象犹太人那样的团结和民族精神,要有坚定的信仰和不懈的奋斗精神;其三,中华人必须摆脱拜偶像的文化和晚清形成的奴才性,使个人得以荣耀人类 -和平与发展的精神。儒-道家和禅宗文化与犹太-欧洲文化,完全可以找到统一、共同的文明精神。当面对太平洋两岸的时候,将看到世界和平的重任将落在中、美两国的肩 膀上。人类必须合作,以美国的多民族、民主体制与中国的和平、温文尔雅的文化来防止极端、好战的民族与国家对文明可能带来的毁灭。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和历史探讨、没有定论,也不代表本人的信仰。新儒家,16/03/2004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