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人类民主与科学的思想起源

    余珞·红野

   宗教是人类社会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也是社会从氏族发展到国家形态的最初组织化力量。原始宗教是人类最早对自然和生命的认识。在最早的人类经验和思考中,很多的伟大先知和长老发展了人类最初的技艺和神学。一切学问、技艺和政治、宫廷体系,最初都来自庙宇中的术士和僧侣的研究、教育与神权体系。当艺术、哲学、科学和技术先后从人类宗教一体化的文化体系中独立出来的时刻,人们却忘记了文化演变的历史。

    信仰可以提高社会的道德水准,是人类最早的教育系统,然而也可能带来一些问题。以和平(伊斯兰的词义是和平)为宗旨的宗教圣战,以爱(基督教)为宗旨的宗教中世纪一千多年对异端的仇恨,以追求智慧为宗旨的的佛教却往往是逃避现实。近代科学与民主的发展源自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回归人类文明的精神本源。中国从“文革”的造神、个人偶像崇拜、群众政治运动中摆脱出来,走向了改革开放。人类总是在艰难地跋涉,时而前进,时而退后。

   现代社会,人类的文化体系,已经完整形成了相对独立又相互影响的艺术、哲学、宗教、科学和技术的各个环节 - 必然在相互作用之中彼此和谐与互动,是人类最初原始文化的系统自组织化过程。宇宙与人类对最终极的原因探索就是认识世界。

   科学家的研究系统属于科学,科学家的行为是社会的现象,科学家的心灵属于精神世界,分别与经济、政治、意识等领域相关,用宗教或是政治去判决科学的理论和实验数据是人类历史上的错误 。

   一、将知识与信仰对立

   上帝按自己的形像造人类,使人类具有认识上帝的权力和义务。以自己误解的观点灌输或愚昧他/她人的行为,也就是很不道德的行为。知识是上帝给人类的恩赐,以及给人的自由意志;因而,有人的原罪使一些人误用知识而远离上帝的道。我们如果否定知识的价值和拥有知识的权力,这也是一种违背真理旨意的罪恶。

   二、将智慧与信仰对立

   因为上帝给了人类智慧-上帝的形像,因而人类有希腊、华夏和印度的三大哲学体系和近代科学,也才有认识上帝和上帝创造物的智慧和能力。艺术、科学、宗教的思想体系也是哲学的探索。如果厄杀了真言,也就失去了真理。

   三、将经济与信仰对立

   上帝创造了美丽的地球环境,创造了人类驱体,也就是心灵的居所;所以,我们必须爱护生命,必须有经济和物质生活的需要。任何个人都有追求生存和幸福生活的权力。应该忠诚地待人,以身作则-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勿欺于人。即使在法制化的西方国家里,文字与语言上的欺骗行为以及巧取豪夺的行为也累见不险。

   四、将政治与信仰混淆

   信仰是净化社会的精神和道德,《圣经》是有关道德和律法,而不是具体的政治体系,政教两套系统必须彻底地分开。不要去用宗教组织干预政治事件,不要用权力去控制思想,更不应假用上帝的名为自己谋取权和利。为人民服务才是真正的爱,历史上的错误都是来自私欲所然。只能是由信仰自己去影响为政者认识真理,找到为民族、为人类建立千秋伟业的道路。

   五、将创造与信仰对立

   不要反对一切创造性的思想,否则是重犯中世纪对异端审判的罪。这种对异端审判的权力根本就不属于任何人和任何机构。人有信仰与不信仰,有思想和言论的自由。科学在诞生时,猛烈地攻击了中世纪的宗教错误,当然也有副作用-有些人将宝石与泥土一同仍了,一些宗教家又将科学中的理论与还在探索中的学说一起打入异端。彼此按自己的定义或过时的概念去误解和否定对方。比如,以偏概全去否定全部进化论 - 如泛进化论、微进化论和宇宙大爆炸理论 -宇宙的进化(Evolution of Universe),即奇点能量对物质、星球的创造过程。

   六、将权力与信仰混淆

   上帝是全能者,是至善者,是全知者。信仰是个人的问题,你可以有传教的自由,他/她可以有不听的自由,不可论断人,更不可任意按上罪名 。任何人不可以用欺骗、恐吓、强迫、威胁和武力的方式对他/她人进行改造。思想与精神的世界是上帝的世界,一切权力归于上帝。任何个人有思想和信仰的自由,必须尊重个人的天赋人权。

   七、将愚昧与信仰混淆

   宗教不是要人愚昧,恰恰相反,应该是给人以智慧和力量。不要将民间的迷信带到信仰中来,人类精神是没有具象化的,《圣经》和《四书五经》都是写给永恒时代的书,因此,也就有全息性和历史性的诠释。无论是猿的细胞或其它方式的材料都是尘土,因为只有人类才有创造者的创造性 - 上帝的形像。

   八、将民族与信仰混淆

   《圣经》从以色列民族的启示,完成上帝对人类精神生活的记述。人类本是一家,地球也只有一个。华人也可能来自亚伯拉罕的两河流域,例如 ,中国民间的钹也是公元前两千一百多年犹太人所用的一种乐器,在古代以色列世界的建筑、陶器也有五行图案等。以色列十二部落在遗传上也渗透和融合到了世界各民族,人类各个民族间也只有百分之二的等位基因差异。

   人类的创造,使不同的民族和宗教、文化存在,宇宙的真理是从东方到西方相同的人类精神,只有人类具有创造性。生物界每种生物有不同的外貌-如玫瑰有不同的颜色,金鱼有不同的色斑等,生物种类有多样性的存在。同样,人类可以有不同的民族,有不同形态、范畴的科学、人文和经济体系的存在。

   当西方和东方都在焚毁知识的时刻,丝绸之路带来了东、西方文化,翻译成共同的语言从而使文化得以交流,进而诞生了欧洲的文艺复兴和全球化文明对民族文化的不断吸收。法国的人文主义与希伯来和儒教文化都有关,实验科学诞生于东、西方僧侣与工匠传统的结合。抽象艺术、现代科学与东方精神都不无姻缘。然而,人类及其文明最初却来自中东,这就是文化的发生演变过程。

   真理是宇宙、人类,也是文明演变的法规。全球化文明诞生于欧洲,从大西洋已经发展到太平洋,这个过程始终是民族文化、民族国家的世界化过程。以色列十二部失散到世界各地,在遗传上已经没有多少相同,但在信仰和文化上影响了全人类的文明。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新儒家,16/3/2004,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