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考察西方民主与科学─走中国的道路

    余珞·红野

   人类是万物之灵,是躯体与灵魂相互作用的二元统一体。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只有一个基因组二十四条染色体,染色体上等位基因文库的巨大可能性重组决定了个人的特性。动物性选择行为能影响个体的遗传,遗传决定动物的神经系统而影响行为。神经内分泌信号调控基因表达,基因调控决定信号传递系统,因而生物个体的形态发育是遗传与信号系统相互作用的过程。生物个体的染色体重组也是一个遗传与行为的双向作用动态过程。编码人类行为的各个要素也是一种文库,要素间的重组是个人行为的特性。行为模式是社会的属性,一种文化背景决定一种行为模式。社会的发展也是生物遗传与心理行为的双向影响过程。文化的精髓是信仰,遗传的 核心是婚姻,还家庭是社会的信息元。

   人类文明的演变是人类生物特性与心灵精神传播双重作用的过程,前者体现在民族性,后者体现在精神信仰。数年在西方几国的工作,始终看到民族与宗教这两个因素左右着人们的行为。和平与战争是人类文明演变中对人类灵魂与驱体改变的现象。从人类起源以来,地球上始终是战争与和平的交替过程。和平时期的婚姻与文化交流是人类文明进步和创造的力量,还战争与恐怖是文化与民族冲突的毁灭和破坏现象。人类是有理性的动物,一切人类的问题应该建立在共同协商与管理的和平体制上。人的罪性必须通过教育的传播来改造,通过全球的法制来加以限制。

   西方的文明经丝绸之路、鸦片战争、五四运动和改革开放传播到中国,主要体现在各个时期的天主教和基督教到马列主义的精神,同时中国的文明也传播到了西方社会和影响了近代科技文明的发展。科学与民主的精神就是东、西方文明冲击、交汇的结果。追求科学与民主 ,成为从维新、五四到如今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理想。只有深刻地认识到政治与宗教分离、民族与信仰区分、科学与宗教独立、经济与宗教分立的真正意义,才能找到人类文明的精神─中国《四书五经》和希伯来《圣经》的实质内 涵。只有成功的文化精神和政治体制,才能带来永久的科技与经济的发展。

   《圣经》文化诞生于以色列,然而,考察中国的历史不难看到很多汉文化习俗和传统与其相同;而且,自古以来中国一直汉化了犹太人。中东是人类文明的摇篮,汉文化是否与古以色列北国的文化传播、以及与已经存在于华夏的更早来自中东的文化有关,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文明的发展是一个交汇创造、渗透传播、同构扩大的过程。交汇创造包括文化要素间的交汇,也包括与实践经验的交汇的结构重建过程。 娜亚的三个儿子之一闪的后裔,包括犹太人、中国人和阿拉伯人。在公元前五百年,中国发展了儒、道家文化,古以色列南国两部落在波斯完备了犹太教。受基督教的影响 ,阿拉伯人在公元后七世纪创立了回教。当佛教传入中国时,真正发扬光大的是与道教结合的禅宗,目前又在西方世界得以发展;因此,希腊、罗马和印度、华夏哲学与 希伯来文化的结合,就形成了全球化文明的趋势。

   当佛教从印度传播到中国,当基督教传播到欧洲,在发展中结合了本土文化的精华,也结合了文化中的一些糟粕,当人们离开了宗教 的原本精神时,罪恶就泛滥了。在欧洲的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将政教分离;在中国的五西运动,带来了新文化的光明。随着科技和经济的发展,人们开始又远离真理,社会问题 又层出不穷,知识分子在寻找中国的道路时,不得不重新考察西方的模式。西方的民主不是彻底的民主,还是以社会民主、自由维持雇主的专制、独权。西方的平等不是完全的平等,欧洲国家存在种族 、宗派主义。宗教信仰是以传播、教育的方式改造人的信仰,还无论民族的背景。种族主义却是以遗传背景为迫害的对象,还不一定顾及宗教信仰、文化背景。在对待外国人上 ,西方的博爱有时几乎是表面的虚伪。雇员与雇主间也不存在言论(包括学术谈论)的自由,甚至可以言论罪。西方的科技与经济发展,也导致了消费主义对有限地球资源的浪费和 带来地球环境的工业污染。

   只有深入到实际工作、 经济利益中考察,才能看到世界的黑暗、人性的罪恶,才能看到西方文明衰败的根原,也才能找到中国人自强和振兴祖国的道路。中国的命运是千千万万海内外华人的命运,与犹太人的以色列 复国主义是一样的道理。曾国藩的著作影响了国、共两党的领袖,马列主义与孙文主义也曾相互合作,大陆与台湾一定能够找到共同的统一道路。亚太地区一定能也必须和平共处,合作才能使东方文明象欧共体一样发展和强大。 中国不能全盘接受西方的整套体系,更不能完全接受一种西方国家模式;还是应该深入地考查全球和全部人类文化,尤其文明的精神,希伯来的律法和儒-道家的道德精神以及世界的哲学、科学遗产 的文化实质。重新考察东、西方的文化,重建中国的文明,奠立一个千年繁荣的人类真正的民主、自由、博爱的国度。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和历史探讨、没有定论,也不代表本人的信仰。新儒家,16/03/2004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