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全球的结构化》

余珞·红野

  • 01-进化论、创造论与生命哲学
  • 02-人类的集体犯罪行为
  • 03-社会模式、形态的转换
  • 04-社会和谐与冲突的教育论
  • 05-社会理想模式与实现路径
  • 06-东、西方模式宗教与科学思维
  • 07-犹太教文化反偶像的律法智慧
  • 08-人类民主与科学的思想起源
  • 09-人类文明的精神整合
  • 10-全球化新世纪文明的精神
  • 11-欧美、亚澳世界文明结构形成
  • 12-亚大经济合作和文化精神
  • 0e-中西文明合一
  • 序论

    从宇宙的奇点到人类的出现,从人类起源到全球文明,这是物质与精神两大系统的自组织化过程。从微观粒子中子、质子到原子、分子形成,从星云到银河、恒星系的形成,从地球的地质演变到生命的出现和发展,然后诞生了人类。这个发生过程的最后从出现了人类的心灵,才开始了文化的组织化。宇宙的演变是物质与物质的结合与分离和分层次化的构造过程。文明的发生是精神对物体形态的转换生成过程。文化的演变也就是人类 - 心灵通过感官和四肢对自然界的改造过程,这需要能量而决定于信息 - 科学技术;人类对自然的改造是一种历史积累和社会化行为。

    个人是人类的起点,男和女是社会的起点。无性繁殖带来的是复制的同一性,却会由于复制的变异而带来灾难性。有性繁殖是一种基因组构造性的自组织化系统,一则可防止复制差错带来的灾难,二则可以由于变异而带来多样性,三则两性的基因重组带来无限的个体性。系统的结合与分离,系统的开放性是自组织系统的特征。男、女的爱与恨是人类社会自组织化的原始形态。爱是结合、恨是分离,爱是生存、恨是死亡,爱是有序化、恨是混沌化。爱与恨成为人类社会的构造与拆离的系统组织化的根源,氏族的合作与竞争是人类追寻在自然界的生存,这种原始的个人与个人、个人与天地的相互过程导致了人类文明的发展。

    从出非洲到中东,埃及、两和流域和印度诞生了人类基因组的变异、三大人种形成和文化的发展。公元前约五百多年前希腊、印度(缅甸的佛教)体系诞生的是自然、心灵哲学体系,犹太(波斯时期)与华夏体系诞生的是宗法、人文哲学体系。无论是基督教、回教和巴哈伊教的源头都是犹太教与希腊、罗马体系或中东古文明体系的演变。东方文明是印度教与华夏中国的文化体系。从文艺复兴以来,形成了地球文明的中东、欧洲、北美洲和亚洲等板块(Union)文明。因此,从文化、民族传统和地域、地缘形态形成了地区(County)、国家(State)、联邦(Nation)、联盟(Union)和全球(UN)的文明结构;这是文化精神的层次化的结合与分离的自组织化过程。

    从个人、家庭、社区到方言、民族、信仰和历史的文化与人群的多样性是文明结构形成的基础。这种组织化对不同地域和文化背景有独自的要素,也有共同的要素,这是系统能形成的前提。中华民族的共性是儒家文化精神和蒙古利亚(闪族的一支)民族,如果完全抛弃了文化共性,那么作为对中华民族的群体也将分裂。因此,在中国自古直今,无论何种新加入的民族和宗教都是在这个共性中生存和发展。儒家文化是先秦创立的诸子百家的总称,核心是从夏禹起源而延续直今的儒家体系的人文精神。这个文化体系与西方文化的体系一样是开放和发展的系统,经历了经学、理学而到新儒家的过程。

    庄子吸收、消化了一些印度教的哲学思想,宋明理学融合了佛家玄学的精华思想。1921年,北京大学梁漱溟发表了《东西文化及其哲学》而诞生新儒学。熊十力、冯友兰和贺麟分别创立了“新唯识论”、“新理学”、“新心学”,钱穆发表了《国史大纲》等著作,新儒家并且建立了“复性书院”、“勉仁书院”“民族文化书院”等,倡导宋明朝的民间讲学。经历港台和大陆改革进行民主、科学和现代诠释的发展,向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融合、汇通与创造,开始进行全方位的重新探讨。现代科技文明经历了约五百年的结构化形成与系统自组织化化的过程。西方文明体系的精神是西方哲学体系的发展,儒家文化必然进行哲学流派的分化与综合的工作才能形成文明精神的系统结构。西方世界也在探讨对儒家文化的分析与综合研究过程,因此儒家哲学与西方哲学将会走到一起而成为世界化的人类文明的哲学精神。

    从两河流域希伯的两个儿子分离到尧舜禹是华夏文明的奠基,夏朝是华夏的文明开始。这个文明的原点起源于最古老的甲骨文字和黄河洛水的八卦哲学,以及夏朝的一神黄天上帝和天子的政治体系。经历商、周和春秋时代到现代,不断融合了中原、西域和外来的各个文化与民族,形成了从黄河上游到河南、山东和安徽,以及湖北、山西和江苏而后向长江流域延续的文化发展。外来文明古代从长城和西北,近代从沿海和东南向中原传播,文艺复兴后主要是东、西方欧洲文化的影响。这种欧洲文明的源头是犹太教文化精神为核心的体系,也就是希伯的两河流域的另一支的闪族文化。人类文明的精神原点来自同一个区域,也来自同一个人类的组宗。

    个人与社会,人类与宇宙的关系始终是构造文明的出发点。中华文明是儒家体制的对个人与家庭、家庭与国家的同构建造体系,欧洲文明的是罗马体制的市民与城镇、城镇与国家的同构建造系统。欧洲文明是是犹太教的精神文化、希腊的宇宙哲学与罗马政体的结合与分化过程,还这个结构的分层次化演变起源于文艺复兴向东方文化和宇宙自然双方面的系统开放。因此,当中华文明面向西方文化和自然探索也应该走向开放而进行文化的自组织化过程。首先是文化撞击中新的文明结构的形成,然后是新文明的范式向传统社会的各个方面的渗透与同构扩大,文艺复兴所诞生的工业文明经历了这种演变历史。

    (仅供学术探讨,04/04/04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