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新世纪全球化文明的精神

   余珞·红野

   宇宙是多维空间,演变过程中先后形成星球、元素和生命。银河系是宇宙岛,由无数的恒星系统构成,太阳系是其中的一个。太阳的下一个演变阶段是红巨星,那是一个地球生命将灭亡的时期。目前的太阳是地球生命得以起源、发展和生存的中年期,地球生命的能量来自太阳能,即太阳核聚变的能量。人类发现了原子结构,微观粒子和发明了核发应,这种能力就已经能使地球人类自身灭亡,却还没有技术能力进行恒星际迁移。人体大小(27个10的原子)是介于恒星(28个10的27个10原子)与原子中间。构成原子的最小的微观粒子与宇宙的本底相互作用,因而在两极相通。生物细胞是全息元,人体发育是基因组的信息调控与表达,并且构造了人脑的神经网络和智能。宇宙演变到人类基因组的诞生,因而将精神程序编码到了人脑结构中。爱使人类能协调与合作而不至于自我毁灭,永生的愿望使人类要勇于探索太空,飞离地球这个未来的巨大坟场。人脑在宇宙演变中最后形成,宇宙源信息的发展使人脑构成了这个演变过程的信息元或一个镜像,从而使人类精神的演变得以开始。

   人类文明经历了石器、铜器、铁器技术,蒸汽、电力、核能和电讯、电脑、基因的科技文明;先是对物质技术,然后是能源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文化体系却是先有宗教的精神、哲学的思想,而后有科学的探索。在《圣经》里,在《道德经》里,在希腊及印度哲学里都是先有神、逻各斯、道后才有世界。在宇宙的演变中是从奇点开始,生物是基因组的展开,人脑是知觉界点的扩展;所以信息是首先的,后才有时空和物体。人类科技的发展越来越认识到信息的源,光子与电波携带的是信息。当光束在宇宙中穿梭的时候,不是携带的物体;因为当物体趋近光速的时候,体重将趋向无穷大。如果有超光速粒子存在的话,那将是某种信息的运行,或是精神 ─ 因为只有精神(SPIRIT)才是不受时空所限制。人类精神信息的启示是一个完整的逻辑演变系统 -希腊的形式逻辑,华夏的变易逻辑和现代的结构逻辑的严谨体系。更深层的逻辑是结构的逻辑,也就是信息的逻辑。

   精神的奇点,其信息和能量是无限巨大的,是时空与物质的创造源。精神论是结构论的源泉,从奇点到结构是信息的展开。时空的出现就是结构的构造与演变过程。一切存在基于一种系统,也即时空的一个限度,一种与位置关系的闭合或称整体。形式逻辑就是对一个整体与部分的同一性包含关系的揭示,变易逻辑是对系统互反部分之间关系对立性变异的探讨。系统的本质是部分间的结构,即时空格局。差异性是存在的前题,一个系统的存在是因为不同于另一个系统。从一个同一体经历变易过程而形成各异性的系统就是信息的展开,信息的量也就决定了这个演变体系的结果;从而一个系统结构的内容也就反映了信息源。对宇宙、生命的一切系统的认识也就是人类文明的信息源泉,也就是对无限创造力的探索,这种创造性从而形成人类文明创造的基础。

   从宗教到哲学、科学和艺术的人类文化系统和专业化,形成了文化的信息转换的自组织化运行机制,人脑与宇宙相互作用而将知觉的界面不断扩展。艺术施展人类的无限想象力,而技术开拓人类认知的视野,然而决定文明发展是人类的建立的思想和制度。每个人脑的素质和每种体制的规范只有在无限永恒的精神的指领下,才能使人类得以永生。从无限的永恒的精神,人类发展哲学、科学、艺术和教育、政治、经济。同样,当人类创造机器时,也必须贯彻机器人的一些原则,否则人类必须毁掉机器人以免给地球带来灾难。任何系统和存在都是有限度,也即规范。人类文明,人造机器或是人工生物改造都是有个根本原则,那就是必须有个律法体系。

   从中东经东、西分歧发展而又结合,人类文明进入了全球化文明时代,这是地球一种全新的文明,不同于过去的民族国家时代。全球文明直接面向宇宙,全球化管理、协调开发海洋和太空是人类新的任务。精神是人类文明的根源,因而需要重新探讨建构世界的地球文明的精神- 一个逻辑自我演变的完整体系,人类精神律法的核心是爱,爱的启示是预言一个地球文明的开始。从中东的埃及、巴比伦、波斯到印度、华夏时期,人类文化是文明精神的预演。当希腊、罗马和印度、中华哲学经历丝绸之路与西方文化结合而诞生科学和民主时,就是这个伟大的地球文明精神成长的时候。这个生长的文化就成了全球化文明的主体文化,还其他文化将伴随这个主体文化而保存文化与民族的多样性。这个全球文明的精神,是人类全部文化的核心,是内在于人类的科学、艺术、哲学的灵魂,也是全球的政治、法律、经济和教育的精神。这是人类起源所启示了的一体化文明的精神。人类已经到了具体实现这个文明蓝图的时代。

   联合国无凝是地球文明的协调、管理中枢,五个常任理事国是组织基本结构。三点一线的精神结构是个人、社会与人类精神同构而包含了自然、人文、心灵哲学体系的文明精神。爱使人类得以拯救,爱就是结合而不是分裂,爱是和平而不是战争,爱是帮助而不是欺负,爱是忠诚而不是欺骗,爱是喜悦而不是嫉妒。人类在罪性中争扎中求爱、求生存,只有当大众传播媒体将真理的信息传递到人们手中,还不是被一些人所操纵的时候,爱的光明才照亮了世界。东西分流而后结合正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智慧,当丝绸之路近代科学从僧侣与工匠的结合中诞生的时候,也就使文本大量印刷和传播。从意大利,也即希腊、罗马时期的起源地开始了地球全球化文明的进程。当任何系统结构形成时,当分子反应形成新的分子时,部件间、原子间的相互碰撞是必然现象。哲学与科学的辩论、西方与东方文化的冲击是一个完整人类文化体系形成前的碰撞。生命就会在新陈代谢中发育生长,这个生命就是个人对人类的爱。

   从欧洲到美洲,是民族文化的进一步融合,欧洲各国、亚洲民族及非洲和印地安人文化在那里开始交汇。这个融合的精神源头是融汇了希腊、罗马哲学的文艺复兴后改革的文明精神。当这种精神跨过太平洋传到中国时,必然会再度与华夏、印度哲学交流而与东方文明的精华融汇一体,将诞生这个文明的核心精神。这就是地球文明新的一个时代,这个精神将决定新文明的结构与发展的未来。欧美、亚澳的经济格局就是一个文明巨大的地形格局。日本、中国台湾与大陆一样曾经历了类似的政治经济发展过程,中国的步伐已经一步一步地向全球文明的精神走来。从东欧思想向中国的传播演变,经向西方的经济开放,最后终于会找到华夏、中国与西方文明共同的文明精神;因为中东本是华夏文明与其他文明分离独立发展之前的根源,也是人类及文明起源的摇篮。这种民族文明分离是为了全球化文明再结合的一种特有的智慧。现代全球化的文明精神传播全球,并在各民族文化土壤和现代科学技术和视野中发展的精神体系。当人们的心灵在爱里净化的时候,真理的光就会照亮世界。

   (文章仅供学术和历史探讨、没有定论,也不代表本人的信仰。新儒家,16/03/2004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