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高科技与高道德

   ─ 新儒家的文化精神

   余珞·红野

   当今社会无疑是一种科技文明,科学的范式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和方面。马丁·路德和加尔文的宗教改革为科学与民主的发展打开了先河。“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脚的,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盲目的。“(爱因斯坦)。世俗政治与宗教信仰、科学创新与民主道德并行不勃。科学面对自然探索,民主改造社会。经济的自由、政治的平等、教育的博爱使科技文明从机械发展到有机社会模式。

   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西方科技文明传播到中国,国父孙中山的理想和曾国藩的思想影响了国、共两党。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如今,大陆与台湾的统一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未来命运。建立有效高科技产业化、高道德教育普及和民主法律体制是势在必行。政治豁免制、私人基金会、民间新闻机构的发展是社会进步的必然趋势。俄国、美国和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相互影响决定中华民族和文明发展的方向。

   世界宗教的演变源自犹太教而发展的基督教、回教和巴哈伊教体系,以及源自印度教的佛教体系。禅宗在中国的发展、儒和道家的发展融合了这两大体系的一些思想。社会文明包括物质、精神和政治三方面。当禅宗、道家和儒家对西方文明的宗教、科技和法制的哲学重新诠释发展时,可以创造出儒家文化新的哲学体系。这种新的文化综合应该带来的是高科技与高道德合一的文明精神。

   道家的特色是系统、逻辑的演变观,禅宗的特点是顿悟的思维和心灵的净化方式,儒家的优势是道德教育。扬弃传统与西方文化中的精神与糟粕,基于人类共同的理想 - 大同世界。个人与社会、心灵与宇宙间的对应同构关系的精髓是爱人如己、求同存异、和平共处与繁荣进步。将信仰与学术探讨分开是儒家文化的特征,这种人文精神也是导致欧洲文艺复兴的基础。科技、宗教、文艺是文化的三个方面,还哲学是文明的时代精神,儒家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所在。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也不论是古代还是当今,文明的繁荣有个显著的特征是哲学思想的繁荣。日本从大化革新(645-707)到明治维新(1868-1912),都是从理论上探讨而走向实践的成功。当前中国的首要问题是国民的道德教育问题。向西方的开放,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引进了先进的科技,然而社会的道德伦理却到了物欲横流的状态。从小学到中学,西方有宗教的教育,中国教育的改革将面临的关键是道德的教育。儒家文化中具体的人伦道德是安邦立国之本。

   当时代改变,儒家文化本身需要发展和更新,一些封建社会的糟粕需要抛弃,还又不要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也丢了。当面对西方文明时,如果只看到表面的物质财富还不能学习西方文明中的行为道德规范、科学研究的精神,那么这种危机就会带来民族的灾难。新儒家的精神将应该是高科技与高道德的社会文化精神。

   (仅供学术和历史探讨,03/04/04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