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序言:儒家全球化(Rujiasm)

   余珞·红野

   一、整个宇宙形态的创造精神是唯一、无形、永恒、无限的宇宙精神。
   二、全人类的精神一致和心灵相通,唯有诚实能认知、祈求宇宙精神。
   三、任何个人、民族生而平等、拥有天赋人权和创造文化的人类精神。
   四、任何人不可替代、控制它人对道路、真理和宇宙精神的独立追求。
   五、无条件地爱惜人的生命,以己之心思人之需、以人之心思己之过。
   六、精神的自由、宽容与文化和谐,杜绝偏见、实现全球和平与大同。

  什么是儒家精神?   

   *,从黄帝、炎帝到尧舜禹奠基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儒、道、禅是对民族文化精神的诠释以及融合引进到中国的人类其它文化的发展。

   西方现代文明是犹太、希腊、罗马精神及对中国古代科技、哲学、文艺的消化与吸收后重新的创造。全球化的人类历史,目前使中国人将进一步完成人类文化遗产的再次综合与创造 - 宇宙结构观、生命社会观与文明精神观。

   人类文明自巴比塔之后分散世界,形成不同的民族、文化,这是无数人们付出了无数的生命代价探索的极为珍贵的人类文化宝库;因此人类必须从这无数的实践中挖崛人类文明的结晶。

  “宇宙精神”是指称华夏文化中“天”“道”和“太极”的无形的终极的原因,“人类精神”是指整个人类相通的心灵和良知、道德、智慧、力量的总称。新儒家的人性观是”善“与”恶“的双重组合,”完全的人“是宇宙精神与人类精神的“天人合一”,个人与个人心灵、精神的“人人合一”,人类心灵与文化精神的“人文合一”。哲学探索人的本体,汉字“人”的三个点以伦理与宗教、逻辑与科技、美学与文艺的联系而构成整个文化。

  儒家不是宗教,还是哲学,因而不存在绝对不可变的教条,儒家的思想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儒家不谈论神,但敬畏天、爱人如己、天人合一,焉知生焉知死,知己知彼、将心比心、自我反省。新儒家主张无条件地爱惜人的生命价值和尊重人的思想自由。 新儒家不讨论“无神论”与“有神论”、“唯心论”与“唯物论”等争论,不参与任何政治和宗教纷争。

  宗教家与政治家必须分家、思想家与政治家的独立,绝不可以任何宗教或思想宗教化立国。儒家不主张任何群众性、宗教性运动,还是以提高百姓的文化和道德素质为目的。儒家不以任何组织集团、群体参政,还是培养有道德的人格,这正是中华多民族的唐宋繁荣,也是文艺复兴后的西方世界政教分离、宗教宽容的思想根源。

  新儒家是以熔造个人的道德与智慧、宽容与儒雅、创造与力量的”精神性格“为目的,以人格的完善指导个人去探索、追求和实现人类文明的统一、世界的大同。儒家追求圣人本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达到完全无我和止于直善的境界。 儒家主张以尧舜禹的精神为楷模,同样也以世界上一切完美的伟人和历史为范例,探索人类文明的社会道德规范。

  儒家在历史上采取宗教的文化化和民族化。儒家不倡导信仰宗教,但宽容宗教信仰的自由,研究一切宗教思想。对东、西方文化和宗教的无知、误解和误用,很容易导致信仰的宗旨反面,以及走向愚昧、民族虚无主义;因此,儒家建议对百姓和学生普及世界文化、宗教和科学的历史知识,开设道德、法律的教育课程。

  新儒家(Rujiasm)是诸子百家的统称,开放和发展诸子百家的精髓,以独立、咨询、纯学问的精神研究改善和发展社会的规范。 儒家以人为本的天下和谐、大同的理念消化、吸收、融合东西方一切民族文化遗产的精华,创建发展儒家体系。

  新儒家认为文化和社会的各个方面有其相对独立性和自身的范畴与任务,统一和谐地构成整体的人类文明。 儒家是开放和发展的社会哲学,不排斥法学(社会科学)和其它的哲学,儒家思想的精髓是和平进取、执政为民,以协商、法规的精神解决社会问题。面向人类在整个宇宙中的未来,人类必须和平、协调一致地探讨整个宇宙的真理和社会的进步。

 (有待完善,仅供学术探讨。20/05/04 于欧洲)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