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

不要以今人论古人

    ---也评《易经》是否阻碍科学启蒙

    余珞·红野

    近代西方科学诞生之前的一切所谓科学实乃“前科学”-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前科学却是科学之父母。近代工业文明诞生于1750年左右,一个完整的科技文明-从政治、经济和科技等范式的系统形成,因而 ,超越了清朝以前技术和经济、文化等都在世界上最发达的中国。从文艺复兴到工业文明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和科技文明范式的蕴育时期。

    儒家文化的精髓是“史”官传统的“历史主义”,还不是“三刚五常”、“三从四德”的教条,但许多人误解了儒家的精神实质,却抓住表面的东西,这才是只知道教条,却不知实质的根源。法国伏尔泰、德国歌德从儒家思想发挥了文官系统和人文主义。

    计算机二进制、艾什比稳定模型(阴阳五行等),莱不尼芝,康德,黑格尔的哲学受到道家传统的影响,这是道家“巫”传统的“逻辑主义”。怀特海与罗素更是欣赏中国哲学思想,怀特海的有机哲学,全息性观点就源于这里。

    经验主义的先驱是罗吉尔·培根,他是在希腊炼金术和中国传统的炼丹术结合之中创立了实验方法,可以说是理论思辩传统与东方式观察、描述、实用性方法的结合。著《工具论》的培根是对这种实验传统的发扬光大。还中国墨家的传统和“兼相爱”,却是英国功利主义的最初来源,实用主义的所谓兼收并蓄,实际是功利和工具主义。

    科学思维包括逻辑思维、创造思维。直觉、类比、联想是创造性想象思维,归纳、类理、演绎是逻辑性思维。达尔文创立了进化论的自然选择学说,他也高度称赞了1596年李时珍《本草纲目》的分类法。“科学”严格地说是逻辑实证体系,也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以逻辑推理和实验验证为基础,即,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范式起源于文艺复兴之后的欧洲,还第一个被称为科学家的是牛顿。

    科学研究是一个系统的程序:查阅文献-理论假设-实验探索-结果分析-逻辑推理-出版发表等,包括逻辑性、直觉性、实验性以及机遇性的一个系列 逻辑、数学与观察、实验等的研究过程。

    实验科学是分析、局部、解剖、还原的方法体系,希腊原子论起了很大的影响;还系统科学 -比如,协同学、控制论、复杂系统却走向的是整体、全息、系统和综合的方法体系,不能说与易经辩证逻辑的影响无关。莱布尼茨的二进制及其后的数理逻辑,更象是从还原论 -希腊式逻辑走向了综合论 -易经式逻辑,易经对量子物理学家波尔的对称概念 、互补原理也有影响。伏羲作八卦是观物取像的归纳法,文王发展六十四卦是推演法,取类比象则是同形、全息性的类比法。麦克斯韦 ,他认识到不同物理学分支的互相类似、结构的相互映证,其实,这也就是一种结构同形性的研究方法。

    《易经》是一个哲学体系,《道德经》是一个伦理体系,是逻辑推理相当完整,但不同于形式逻辑的系统。西方实验科学是建立在希腊思辩哲学和华夏实践技术的基础上而形成的全新的范式,思辩与实践的传统缺一不可以产生科学的传统。禅宗-道家对现代艺术的影响,生命等复杂系统的科学研究,带来的又是一个后工业、有机文明的模式。

    “天人合一”、“道可道,非常道”等是哲学和伦理学的概念,不是科学概念,就象谁能用希腊哲学的一些概念来与现代科技相比呢,又有谁能清楚基督教伦理性的“上帝”概念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呢?

    中西方文化的综合,就是经验主义跟理性主义结合,也是个人自由选择、创造与社会规范、法律限定的结合,这个思想的根源是儒家-道家和希腊哲学的传统。新儒家张岱年最早就提出了综合创新论,而且,中国清朝以前的哲学一直是开放和发展的思想体系。

    当西方去中国的传教士,有几种类型和两个方向。类型是景教时期、明代徐光启(1562-1633)时期的利马窦、鸦片战争时期以及现代,在中国处於不同的繁荣状态,中国与国家不同的关系时,出现的形态和目的也就多样。两个方向,一是向中国传教,一是将中国的文化、哲学、技术和艺术等翻译介绍到欧洲,后者对欧洲的工业化文明的建立做了很大的贡献。

    从意大利到波兰、从意大利到葡萄牙,划出了东正教、伊斯兰教国家到欧洲的丝绸之路边界,文艺复兴正是从这里开始,并导致了大西洋海路的开辟,从而发现了新大陆以及从北海、英吉利海峡地区发展出了近代科技文明的模式。

    英国人迁徙到美洲,从印地安人得到的一块富饶的土地,从法国和俄罗斯买下的土地,以欧洲最先进的文化在白纸上自由谱写,建立一个新的文明结构体系。加上二战中,从军火经济、科技资源上发财,比如,劫持的欧洲航天布劳恩小组是美国宇航局的前身,还有核技术专家等,以及从日本731部队得到到一手医学资源、技术。延续至今,欧洲和亚洲的各种人才、甚至企业的资金也在收割时期转移到了美国。

    当希腊、罗马与犹太文化在欧洲融合、发展的时候,在东方的中国完成了印度佛教与华夏文化的融合,并且,中国发展到了世界最繁荣倡盛的顶峰。中国落后的根源是,西方通过阿拉伯世界重新恢复希腊、罗马和早期基督教文化的同时,已经学习和继承中华文明的科技、政治和哲学乃至政教分离、科技与宗教分离的成果;然而,中国正处于清朝末期的亡国、奴役时期,儒家文化的优良传统已经丢弃殆尽,却滋长了封建腐烂的东西,比如,长辫子和裹小脚等强加给汉人的耻辱。

    当西方列强继承了中国人发明的技术和思想,重新创造了更先进的文明时,中国沦落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中华民族独立后,文革又是造神运动,所以,中国人的自强不息精神 几乎断然无存,有的是怨天尤人。改革开发,从教头主义重新回到实践精神,为了国家的繁荣强盛、人们的共同富裕,开始走向体制化和民主化的发展。

    然而,特异功能、封建迷信、拜金主义、原始的万物有灵论、偶像崇拜等,却在晚清造成的劣根性土壤上盛行。对国家的地理、生物资源带来大破坏的一个原因是民族的素质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孙中山早就认识到中国的危机,那就是只有自我、家族,却没有民族的危机。

    中国对外开放,大量中国人留学西方,学习现代自然和人文科学,然而,由於精神的根本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所以有的染上西方的一些社会疾病,有的迷失了民族精神。主要体现在宗教上,西方几千年的宗教演变,自然已经摆脱了中世纪一千年黑暗历史的错误,但中国人很容易分不清什么是应该接受,什么是应该抛弃。

    人类的起源,科技上证明是一祖论,世界各种族来源于相同的祖先。人类最早的文字和文化起源于中东的苏美尔文明,包括楔形文字、印-欧文字、希伯来文以及可能甲骨文等。“闪”(古闪米特人)的后裔希伯的两个儿子分地而居 -可能是闪米特人与蒙古利亚人的祖先。中国的“龙”是中原四个部落统一的图腾 -是“虎头”、“蛇身”、“鱼鳞”、“鹰爪”的生命力象征 。希伯来文化中,“蛇”和“龟”是长寿、阳性象征,摩西有铜“蛇”,以色列“旦”家族有蛇的图腾,便亚明有狼 的族徽。只是不可以崇拜任何偶像,包括图腾和孔子的偶像等。

    其实,这是一个教育问题,缺乏中国和世界历史、宗教和文化的普及教育,导致了中国人的文化虚无、民族自卑的状态。文化大革命的中国,以及世界上某些社会群体,存在不少文化和宗教的偏见,对民族优良的传统、道德进行了破坏。不彻底从 教育、法律上清除法西斯主义,也导致了日本与德国战后的不同行为。“以史为鉴”,从世界文明的历史、从欧洲犹太人的历史中吸取教训。从世界各国的历史中挖掘有 价值的文化遗产,探讨人类科学、工业文明的“范式”在欧洲如何诞生,将来的科技又将是如何发展、演变。

    (参见:《结构论》- 对易经的系统-结构逻辑探讨,《星际情殇》- 对东、西方文化交汇和工业文明范式诞生的探讨。)

   (仅供学术参考,23/11/2004,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