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知识界》

行星世纪(Planet Century)

余珞·红野

六、太空翱翔

“即分为合,即合为分,乃善之善也”(《兵录》卷九,《功战·战略》)。

从夏威夷与新西兰、英国和西班牙与法国之间,将地球划成两个等面积半球;因此,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等亚欧、非洲和澳洲构成旧大陆,还北美、南美洲及大海洋等成为另一半地球。人类文明的未来,将决定于这两个半球的关系是否和谐发展。

当地球进入二十一世纪,走向了一个和平、进步的和谐文明时代,形成了一个全球化宗教信仰、哲学思维、科技工业、文艺梦幻的文化整合形态。

《圣经》是一部阐释了祭司、先知与君王、首领等体制的神奇书,几千多年来,影响了基督教、回教以及巴哈伊教,产生了人们许多的理论和猜想;还中国的殷商文明、周朝礼制的起源,也是一样神秘的历史,影响了道家-儒家和汉化佛教。当《四书五经》和《圣经》放在一起来研究时,似乎一个全球未来文明的答案,就越来越清晰地显现了出来,也许这是“上天”智慧的文、武战略。

净化灵魂、纯洁信仰,分清楚信仰与文化、宗教与科学、伦理与政治、思想与体制的界线,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比如希腊、英国、法国、德国等国的文化不是同一个样,中国、俄国、美国、印度、日本等国的文化也不可能一样,文化体现在艺术精神、建筑风貌、生活习俗、道德情操等之中,成为一个国家的风格、一个民族的气质。民主是民族、信仰和文化等一切天赋权力的平等;因此,全球化文明应该是一个民族和谐、管理进步的文化生态化文明。

宗教信仰:宗教的组织化特征,为人类文明发展规范了从家族到国家,从国家到联盟,从联邦到全球的社会化结构模型。信仰的组织化分层次,还不是等级化;信仰的精神化同构、迭代,还不是实体化。信仰基於历史、人性的无限永恒,还不应是有限、具像化的动态理论或体制。

不能将《圣经》、《四书五经》原著与各种诠释、解经、理论(宗派)等混为一谈,东、西方封建社会的文化、体制与经典原著、文化精神相差太远,甚至背道而驰;所以,有必要彻底重新考察人类文明史,重建未来全球文明的蓝图。科学或神学理论都不应替代为信仰;因为,宗派的理论才是社会冲突的根源。

哲学思维:道家、名家等与现代逻辑学,儒家、法家等与现代伦理学,禅宗、墨家等与现代美学,构成人与自然客体、人与社会群体、人与精神文本的相互关系。政治、科学、宗教分立的相互约束与各自发展,形成社会的稳定、和平、改革、进步的一个协调演化系统。

科技工业:农业、工业、医药的机器化、技术化、工程化,形成现代社会的技术经济特征,高科技的产业化、规模化、生态化是未来全球一体化经济。生命基因编码的语言学研究,将带来的是全新的智能化电脑、机器人和人工生物体系、人工太空生态圈等。

文艺梦幻:文学、音乐、视觉、舞蹈等现代艺术,越来走向人的内在精神世界,也越来越走向信息技术化、科学幻想化的梦境发掘,幻想与推理的艺术表现、显现主义方法,带来了一个规模化、神秘化的人类太空、悠古文明同存的境界,促进的是人类精神世界、心灵活动的发挥,为人类太空文明的技术、体制、伦理等 许多问题预前敲响了警钟。

联合国经历一百年也将得到完善化,还全球化太空合作、深海规模化开发,提出了一个太空防御与法律的系统化课题。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研究,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5/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