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知识界》

行星世纪(Planet Century)

余珞·红野

五、精神启示

“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孙子兵法·谋攻》)

荷兰1624年侵占了台湾,郑成功1661年4月率军,从金门渡海于隔年收复了台湾。台湾的历史,成为西方、东方社会冲突的历史缩影;还荷兰现代化的历史,则是欧洲走向科技工业、全球化的集中反映。“礼与法,表里也;文与武,左右也。”(《司马法·天子之义》)。从《圣经》中唯一出现“龙”这个词汇的启示录,开始引起思考中华民族的命运和未来。

《圣经》非常明述了“羊”、基督都是亘古常在,而且,可有不同的“名称”(启1:8&17、启2:17、启3:12);因此,自创世纪以来“生命册”的“羊”,就是指历史上、普天下那些在“真理”里的义人,还与任何宗教(只充当传媒作用)的标签无必然关系。“神”无所不在,外邦人中也有人信“神”(创20);因此,“羊”不 仅包括了犹太教、基督教,也应包括了道-儒(儒雅的“羊“)家等和人类起源以来的一切义人-比如以诺、娜亚、亚伯拉罕等。

经历一年的潜心研究,“龙”翻译成“dragon”其实是一种错译;因为,中国的“真龙”特指“天子”黄帝,是“虎”、“鱼”、“鹰”、“蛇”四图腾的整合;还启示录的“dragon”是指“毒虫”,一种类型的动物“蛇”,象征“恶”的唯一性。那么,为什么“龙”也采用了“蛇”的一种属性呢?《圣经》创世纪、出埃及、马太福音都用了“蛇”的良性特征,比如“但”家族、摩西铜蛇、“蛇”的灵巧(太10:16)等。如果回到人类文明的早期,神话的起源,那么,“蛇”是最早的崇拜对象,在那里代表的是“阳性”,比如,宙斯神与女神生下阿波罗,构成一个家族、生育的循环-“蛇”性特征,还东、西方的一个伏羲“双蛇”式图案,一致地来源于中东。

进一步地考察“天子”的形像,中国黄帝有四个面孔,就是“四面神”,代表四方向或四“风”(spirit),用四种动物代替;因此,动物图腾是人类的一种原始符号系统。“生命树”四方设防及东面安设基路伯,约柜、圣殿也雕塑了基路伯的图案 ,印度也有“四动物”的雕塑;因此,大同世界“的和平、仁爱”国度降临,将借助于“四活物”的“牛”力量,在印度建立了平等的精神信仰之后。回到《圣经》,以西结、撒迦利亚和启示录, 都提到“四活物”或“四马”及二十四长老。如果翻到福音书,耶稣用了“两鱼五饼”,就使人联想到了“阴阳五行”;因此,四书五经之首的《易经》,可能是解开《圣经》密码 -生命的八卦钥匙,因而,译解的方法应为道家哲学(《结构论》)。

撒迦利亚书里的“四马”向北方去了,还“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启12:1);因此,十二地支、日月坛、二十四节气,以色列十二支派成了“指南针”,“四活物”和“羊”可能指“天子”之“道(words)”,那“妇人”可能是指中国,“孩子”可能指蕴育中的一种全球“仁(love & peace)道”化的文明。《圣经》切忌偶像化,预言可能是一种思想、精神或徽标、国体等符号、模型,还不应是具体个人或团体。“上帝”、“撒旦(蛇)”、“天(heaven)”是“灵(spirit)”-精神性概念,将其实体化也就是偶像化,还“海”(政治-军事)和“地”(偶像-宗教)的“beast(野兽)”才是实体性概念。

“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启12:15),还福音书、但以理书等都提到洪水,象征一种大型灾难,“鸽”表示“圣灵”- 鸽子 和橄榄枝都是象征和平,但以理书的70个7表示刚好到耶稣的年数;因此,回到创世纪的洪水,从鸦片战争到前苏联解体,中国文明被冲击以来,刚好是150年,还也正是1624年台湾被侵战后的365年。“神”与娜亚立约(创9)对应于圣城新耶路撒冷(启21),以及南北12部落合一(结37、启14), 预言了一个东、西方文化合谐(peace)的全球化文明。

(所有文章仅供学术研究,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5/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