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生命忏悔录]
生命忏悔录

余珞·红野

后跋:经济管理 - 儒商学

儒学就是人学,儒商学是将人的因素纳进经济学的分析中。经济学将人的需要商品化,还商品的设计、制造、贸易和管理,都离不开人的因素,在经济活动中考虑人性的因素、人道的原则,就体现了非掠夺性的仁德精神。

人类的社会关系,根本体现于政治经济的人际关系,也就是经济发展与财富分配的关系。人的生存与发展,决定于智力、体力与财力;因此,保护个人、团体、国家和全人类的财富和投资的收益,是法律制定的原则。私有、公有财产(个人/群体/国家/区域/全球分层次)的保护,按劳、按资分配的公正、合理,受教育、举贤才的平等,是一个社会必须遵循的律法。

宗教,作为一种永恒的道德灯塔,成为社会权利的一种象征,还不是权利的实质拥有,这是“政、教”分离的中国模式化。如果将宗教政治化、利益化,将政治宗教化、商业化,则是一种逆向行为。

人类几千年文明,就是文化(宗教、哲学、文艺、科技)的信息量增长,以及文化信息对自然物体依人的需要转换的商品化过程。人类经济赖以发展的最终能源,是来自核聚变辐射的太阳能,以生物量遗骸转化的石油、煤矿的形态储藏。整个经济的运作,是一个相互链接的各行业、各专业的社会产业的庞大系统;因此,人性往往被掩埋在这个系统的链条、岗位上,成了整个经济机器的一个极为有限自由度的部件。人类社会的工业化,就必然对人性带来压抑化;因此,企业文化现象,就反映了人性精神的需求。

企业、经济、管理的人文化、儒学化,财富分配合理化、制度监督化、管理效率化,人道关怀化、公益福利化、环境规范化等,将带来全球化企业的儒商经济学、企业儒学的模式。

社会的管理质量、效率,决定于选民的素质和数量比例,以及官员的素质和才能、学识。信仰是精神,还不是具体事物,礼制、规范是人设制来实施信仰的方式;因此,制度必须合乎于理想而又适应于现实。平民“天子”的限任制是中华文明的创建,不同于西方文明的贵族总统选举制。政治、宗教、经济分离体制,是“儒、释、道”体制的改进。“天子”限任、贤才选拔的现代化,将是从地方到国际、从小型到全球化企业的改革方向。

儒教是礼教,不同于一般宗教。儒教有信仰、有经书、有祭拜,但主体是一种理性化的教育制度。儒教和基督教的核心精神,一是仁爱,二是悔改,三是宽容,以求达到自强不息、止于至善,偏离了这种精神的也就偏离了信仰的根本。

现代企业模式,“STES”是科学、技术、伦理、社会学的综合,也就是儒商模式:知识型、创新型、管理型和人文型,是“LSC”(法制、安全、沟通)和“REP”(研究、教育、产业)的企业体制。日本的企业,将神道教、武士道(英国为基督教、进化论)的精神引进企业管理,创建了东方文化与西方工业的结合,发展了创造工程、反求工程、市场兵法、管理儒学 等方法,成功地走向了世界经济强国。当今世界,进入了从英国到北美、中日、澳洲的太平洋演变时代,日本企业的团队、敬业精神,值得中国人借鉴。

(文章仅供学术研究,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17/09/2005)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