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珞·红野文集]->[生命忏悔录]
生命忏悔录

余珞·红野

四、历史 - 精神的创造历程

《圣经》是一部以色列犹太民族和思想的历史,还《四书五经》则是西周华夏民族的思想和历史典范。《圣经》、《四书五经》一同影响了整个人类的思想和文明历史,缺一不能理解工业文明的发展。作为宗教信仰,其本质是保存人类文明得以发展的精神典籍;因此,宗教传授的不是一种学说、一种理论、一种思想,还是一部文明化精神的历史典籍。宗教是对社会的道德教化、对传统典籍的保存。历史的借鉴、社会的教化,是宗教信仰的根本目的。

人类的精神活动是宇宙中最复杂的运动规律(law),构成内(思维)、外(感觉)宇宙之间相互对应的信息通道,反映了宇宙之“道”的“形像”,因而“禅”的悟觉成为了认识宇宙真理(truth)的路径。科学的方法,也就是建立于经验(培根《新工具》)、逻辑和直觉(笛卡儿《方法论》)的基础上。从宇宙的起点到人脑的诞生,构成了外、内宇宙的一个全息性演变历史,历史就是“道”的展开化(evolution)与“器”的创造(形态化)过程。信仰上帝,就是敬拜“道” - 创造的精神;还崇拜偶像,就是信仰“器” - 被造的事物;因此,宗教与科学何谓之矛盾?一个是信仰“道”运行的精神,一个是探索运行“器”的规律。

很显然,宗教的许多理论已经过时了,训诂考证、诠释经典、思考历史的精神信仰,变成了信仰权威的学说、理论(“器”);因此,才对科学的理论耿耿于怀,以至忘了“仁爱”的根本教导。理论是一种工作假设,理论的演变是一种建构而又解构、不断重建的系列历程(科恩,《科学中的革命》)。《圣经》被神学理论(盖伦、托密勒、柏拉图等)取代,律法为主教独自裁定,教会成为权利手段(“政-教-财”合一),这就是中世纪黑暗的真正原因。《四书五经》为私塾讲述,考核(隋朝公元606年至清朝1905年)由统一命题,贤才辅助朝政;因此,带来了中华文明一千多年的繁荣。

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成为后人分析、借鉴的范例,这就是宗教典籍的价值,“神”(GOD)的作为体现于历史之中,因此不是人所能造出来的。只有“神”的洗(灵魂)礼取代人的洗(水)礼,才能使人导向圣洁。忠孝既是《四书五经》的教导,也是《圣经》的教导,忠孝的根本是顺服于真理。忠孝是对父母的孝敬、对君王的忠诚,也是对父母的劝导、对君王的谏疏。民主选举是大众社会的决择,民众的道德决定了国家的走向;因此,仁道的教化水准,更体现了社会的文明程度。人永远是肉体与灵魂、善恶双面性的综合体,任何人也只能是不同灰色度的人;因此,必须以道德礼教和法律规范来双重制约个人的社会行为。

“偶像崇拜”,体现在具体事物的模仿;还“信仰上帝”,反映于创造精神的学习。比如,西方对经济上两极分化的制约,采取了高遗产税、高收入高税、转税为慈善等法律手段,实施了社会主义的宏观调控方式。作为人类的永恒信仰 - 理想社会/神的国度/大同世界,是不可以抛弃的;但是,实现理想的路径,必须基於现实的起点,适宜时代的发展,不断建构指导实践的理论。儒家是开明、宽容(兼容)、仁道和进展的信仰,以《圣经》、《四书五经》为基准,理学(逻辑)、禅学(顿悟)为方法 -“解经学/释义学”即是科学、也是艺术,研究其前后的全人类文化、思想的历史,探索当代各种个人、社会问题的解决,探索人类未来的文明精神、社会体制等方略。

(文章仅供学术研究,不恰当之处敬请谅解。08-09/09/2005)

[上一页][下一页]